新民晚報:上戲90后木偶教師因車禍下肢癱瘓 坐輪椅重返講臺書寫生命新章

新民晚報 2019-2-25 記者:郜陽

發布時間:2019-02-26作者:訪問量:769

“呲。”輕微的磕絆聲傳到了耳邊,這是以前從未在意過的一道小坎。于洋搖了搖頭,推開闊別半年多的辦公室門,那股熟悉的木頭清香還在,他不由貪婪地多吸了兩口。拂去桌上的灰塵,于洋心里默念:我回來了。

材料、工具鋪得桌上地上到處都是,花上幾天甚至更久做出自己滿意的木偶;課堂上,和孩子們有說有笑,又在需要認真的地方板起臉來;閑暇時,跨上心愛的摩托,到無人靜僻處,感受風刮過耳畔的速度與激情……

這原本是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木偶專業90后教師于洋繽紛的日常。如果,沒有去年夏天的那場車禍。

多處肋骨骨折、左肩肩胛骨骨折、脊髓損傷、肺挫傷……當收到于洋的病危通知時,遠在天津的媽媽一下子癱軟在地,“感覺天都塌了”。

和死神擦肩而過,于洋并不愿意向命運投降。蘇醒過后沒多久,他就在病床上重新拿起了刻刀。他是病房里最配合醫生的“明星病人”,對木偶的熱愛陪伴他走出陰霾。下周,在新學期到來時,下肢癱瘓的他將坐著輪椅重返講臺。

“我不想創造奇跡,只想實現自己的價值。”這個笑起來酷酷的大男孩說。

結緣木偶:幸運是三十三分之一

于洋是我國第一批獲得木偶制作本科學歷的大學生,以優異成績畢業后破格留校擔任木偶制作專業教師。作為我國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木偶戲流傳至今已有2000多年歷史。他常說,能和木偶結緣,很幸運。

或許,小時候的“熊孩子”并沒有想到他能走上木偶這條路——年幼的于洋很單薄,為了讓他強身健體,只要和體育沾邊的愛好,于洋媽媽都很支持。“他小時候喜歡四驅車,他只要開口,我都給他買。”那會兒,不僅家里的墻上滿是他的涂鴉大作,電話、收音機、VCD也讓他拆了個遍。即便最后大都成了一地零件,可媽媽一直呵護著他對未知的好奇。

長大后,愛動的他有機會與賽道結緣,少體校自行車隊曾向他張開懷抱。綜合了家人的意見,于洋選擇了走美術藝考的道路,可首次高考卻名落孫山。2009年,重整旗鼓的于洋注意到了上海戲劇學院的木偶制作班,感覺自己能夠大展身手,他毅然填報了木偶專業。

四年的學習生涯,讓于洋愈發愛上這項傳統藝術,他還和同伴們一起拿下了業內最重要的中青年木偶皮影技藝大賽最佳節目獎。“到目前為止,獲得木偶制作本科學歷的,全國只有33人。我很幸運是其中之一。”

這幾年,木偶、皮影等傳統藝術的發展勢頭都不錯,木偶從業者也在思考如何為傳統藝術增添活力。去年,上海木偶劇團的《最后一頭戰象》轟動一時,于洋也打心眼里高興。他還琢磨,將碳纖維材料和電控技術運用到木偶制作中,插上了科技的“翅膀”,木偶也變得更輕便靈活、栩栩如生。

課堂上,于洋反復強調:優秀的演員,要自己會調整,把木偶調試到自己合適的狀態。他是欣慰的,他培養的學生也是國內外木偶大賽的“獲獎專業戶”;畢業后,他們有的成了木偶劇團的中流砥柱,也有的成立了小劇團,闖出一片土地。

為了傳承非遺項目,讓木偶被更多人所熟知,于洋和他的學生們還在課余走進嘉定區金鶴小學、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淮海路街道、上海圖書館等場所,帶去科普知識和歡聲笑語。

飛來橫禍:生活從此改變

于洋評價自己是個閑不住的人。閑暇時,輪滑、自行車、摩托車、攝影和吉他都是他的愛好。他是兒童劇《藍馬》的木偶制作和操作指導、在兒童電視節目《咿呀咿呀》擔任木偶主演……那時的于洋讓不少人羨慕。可去年7月,從學校去建材市場路上的那場車禍,卻讓原本五彩繽紛的生活不得不戛然而止。

“你看,我現在不是挺好的!”輪椅上的他咧開嘴。現在的于洋,每周一至周五早上都要去上海市第一康復醫院開展康復訓練。可還原于洋口中的輕描淡寫,卻是全然相反的膽戰心驚。發生車禍后,于洋被送到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為了減少多次手術對他的影響,市六醫院調集骨科、胸外科的精兵強將,僅一次麻醉,肺挫傷和脊髓損傷兩臺手術同時完成。

麻藥過后的劇烈疼痛,讓整張床都在顫抖;開始針灸時,這個大小伙子也是哭天喊地。本是風華正茂時,卻遭遇下半身截癱的打擊,于洋不是沒有沮喪過,可自始至終,他的腦海里都沒出現過“放棄”二字。“好在我是做木偶的,很多時候,我們都只有一塊木頭陪伴,能熬得住這份寂寞。”反倒是于洋先從陰影里走出來,開始安慰媽媽,“不幸中的萬幸,我的手沒事兒。還能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那一次,從輪椅上摔下來后,自己倔強爬上去的經歷更堅定了于洋的心——我可以做到。他是醫生口中的“明星病人”,雖然病情嚴重,但樂觀的他在醫生的康復訓練下恢復迅速。“第一次出院遛彎時,我原本擔心坐在輪椅上的他受不了,可他一點也不在意別人的目光。”于洋媽媽告訴記者。

“其實康復訓練比木偶制作更孤獨,尤其是自己很努力后,卻發現并沒有多大好轉的時候。”獨處時,于洋心里也有“負能量”滋生的瞬間,“但只要有一絲疼痛感傳來,我都能高興好久——那說明我有感覺了!”

“一!二!三!”在機器的牽引下,于洋又開始了一天的康復訓練。每次訓練,他都對自己特別“狠心”。“病房里有很多看不到希望慢慢放棄的故事,其實他的腿也在萎縮。我也擔心他會(放棄),但我兒子卻是最積極的。”于洋媽媽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有了于洋大哥哥的榜樣,鄰床一位十多歲的小姑娘打開了心扉,原本只肯待在病房的她愿意坐上輪椅,跟著大哥哥出門逛逛,也更加積極地配合醫生治療。不少病友都說,他們在于洋身上看到了希望。

“我特別要對醫護人員說一聲謝謝!沒有你們,我不可能恢復得那么快。”于洋衷心地說。

重返講臺:欠學生們的要補上

在醫院,于洋也沒閑著。病床成了他的工作臺,木材、工具、顏料筆隨處可見。和以前相比,困難是肯定的——太高的夠不著、太矮的彎腰費力。可于洋哪在乎這些,做木偶時的認真勁,絲毫看不出他是個病人。他還用碳纖維給自己做了個支具,用以配合助行器。

枯燥康復的日子被于洋大膽的決定所打破——他提出要重返講臺。“一開始我是不同意的,他還沒康復,怎么經得起再一次折騰?”于洋媽媽說。

可是于洋有自己的想法——木偶制作是學生在大三的課程,如今已經“耽誤”他們一個學期,若是這個學期這么過去,他們就沒有機會再上這門課了。“我欠孩子們的,要補上。”于洋語氣堅定。學校不是沒有提出過找外校老師代課的方案,但好強的于洋婉拒了。在他看來,自己受傷住院期間,已經很麻煩學校了。這幾日晚上,于洋還在修改教案,他考慮著,要在這學期里把兩個學期的課程都補上。“原本專業開會就決定把木偶快速維修技巧納入課程,開學了一定要教給孩子們。”他念叨著。

“于洋在木偶創新上很有建樹,他重返講臺,對學生今后從事木偶會有很大幫助。”同門師兄、也是木偶表演專業的教師秦峰告訴記者,“他也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實現了‘育人’。”

“學生們都很可愛,上課第一個周是磨刀。每個人手都磨得生疼,不少人還起了血泡。但磨好之后,得到我的肯定,就什么痛都忘了,還自詡‘刀王’呢!”回憶起曾經學校上課的點滴,于洋滔滔不絕。

“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學校同意了于洋的請求,為了他上課方便,特意將于洋授課的教室從樓上調到了一樓,還為他準備了休息的地方。“盡管坐在輪椅上,但我還是努力做到和以前一樣。所有老師都希望桃李滿天下,我也是。”談及2019年的“小目標”,于洋希望自己上課能順利,把兩個學期的課都給補上。

“等課程輕松點,身體允許了,我要坐著輪椅參加馬拉松!”采訪快結束時,于洋冷不丁冒出一句。

“嗯,媽媽支持你!”

新民晚報見習記者 郜陽


記者手記:越難受,越堅強

于洋留給我最大的印象,是他的笑。他可以幸福地回憶曾經繽紛的生活,也能坦然面對命運的不公。他調侃自己現在玩的也是“帶輪子”的,說到興起,還即興來了360度的輪椅轉體“炫技”——這一幕或許他是熟悉的,從前,他在自行車上也做過同樣的動作。

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他也難免觸景生情。可于洋有自己的人生哲學:越難受,越堅強。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看開,親人和摯友只會更放不下心。他堅持要回學校上課,也是因為他放不下責任和曾經的承諾——有學生微信告訴他,多希望能早點上于老師的課。已躺在病床上的于洋怕學生擔心,沒吐出實情,卻告訴他們,半年后,老師一定會回來……

心有所愿,行而成立。

白天治療、下午晚上上課,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于洋將在醫院、家、學校三點一線間來回奔波。他繼續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也用親身經歷為90后正名:努力“奔跑”,我們都是追夢人。說到追夢,于洋心里還夢想著有一天,能重新騎上摩托,再馳騁在熟悉的賽場。

或許有一天,他能夢想成真呢?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