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報:王景春攜《地久天長》回母校“歡天喜地”

新民晚報 2019-3-17 記者:朱光

發布時間:2019-03-18作者:訪問量:72

       3月15日,獲得第69屆柏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的王景春,自掏腰包在母校上戲實驗劇場舉行了電影《地久天長》點映。被戲稱為上戲表演系95級“顏值基礎”的王景春也是“老班長”,他還邀請了在領獎感言上提及的表演課老師趙國斌、糜曾,以及表95的同班同學們——包括“顏值基礎的另一頭”陸毅來到現場……

圖說:王景春回母校上戲舉行電影《地久天長》師生見面會 新民晚報記者 郭新洋 攝
 

“地久天長”成“歡天喜地”

       《地久天長》樸素而深沉,將近3小時的放映引來場內此起彼伏的啜泣。全片臨近尾聲滾動字幕時,場燈亮,還引發了部分“想把字幕里的上戲校友名字看全”的觀眾們的“不滿”——《地久天長》里成年浩浩的扮演者杜江、舞美設計呂東也都是上戲校友,但聽說是景春馬上要上臺了,立刻掌聲雷動。

圖說:趙國斌(中)、糜曾(右)對王景春的演技贊不絕口 新民晚報記者 郭新洋 攝

       表演系主任何雁代表校方主持見面會,久經舞臺考驗的“老將”都有點緊張:“讓我們歡迎以《白日焰火》獲得柏林銀熊獎的王景春老師……我們剛才看的是《歡天喜地》!”一句話逗樂了景春和熟知背景的觀眾——憑《白日焰火》獲得柏林銀熊獎的是王景春的師兄、表93的廖凡。被何雁老師稱呼為“老師”的王景春趕緊撇清:“剛才那部電影是《地久天長》,不是《歡天喜地》……”得獎還真是一件歡天喜地的事兒,王景春坦白:“我從進上戲起就瞄準了領獎臺,如果說沒想過得最佳男主角,那是裝孫子!”5年前,他也參演過《白日焰火》,廖凡登上領獎臺時,他坐在下面為兄弟鼓掌。何雁調侃道:“領銀熊獎什么心情吶?你英文不夠好怎么辦呢?也要讓接著得獎的人心里有個數!”王景春鎮定自若道:“會有人領著你到專門的座位,會給你一個手環戴上。雖然我英文不夠好,反正‘王景春’三個字我聽懂了!”他接著鼓勵師弟師妹們:“一定要堅持理想,走著走著就到臺上了!要堅持走,別停!”
 

陸毅:“景春你越長越年輕啊!

        景春邀請了他的老師和同班同學一起登臺亮相。他和陸毅兩人坐在一起,被同班同學王一楠喊話:“王景春是我們班的顏值基礎;陸毅也是我們班的顏值基礎!”陸毅還幫腔:“景春你越長越年輕啊!”他趕忙解釋道:“我昨天還留著胡子,今兒想著回學校就把胡子剃了。”與他同班的明星不少,除了陸毅、王一楠,還有羅海瓊、陸毅的妻子鮑蕾,以及影視制作人董瑩、話劇導演王洋等。

圖說:王景春和趙國斌、糜曾及同班同學陸毅、鮑蕾、王一楠、董瑩、王洋等合影 新民晚報記者 郭新洋 攝

       同學們繼續爆料:“當時其他同學都覺得你們表95有個老師對學生真好,天天陪著同學一塊兒上課”——這個“老師”就是景春,他與20年前進校時相比,現在還瘦了些。陸毅對臺下觀眾道:“師弟們不用著急,你們會像景春那樣越長越年輕噠!”事實上,這一班同學因為多半依然活躍在影視和舞臺上,所以與20年前相比,基本都被歲月放過了,無論顏值如何,依然如故。
 

景春:“真看、真看、真感受

       學生得獎,老師更高興。景春還直接把銀熊獎塞進了趙國斌老師的手里。此時,兩位老師坐著,而景春則蹲在一旁。糜曾老師則一直提倡學表演的要記住六個字:“有癮、入迷、苦練”,這樣,就能向景春那樣——“基礎好,后勁大。”

圖說:王景春將銀熊獎送到趙國斌老師手里 新民晚報記者 郭新洋 攝

       當時,景春的表演課成績可謂“技壓全班”。按張藝謀最近的說法:“王景春好,長得不像個演員,好!”事實上,他多年來一直演著“需要較勁兒的戲”。他的“?”字臉,蘊含著層次豐富、百感交集的表情。簡言之,《地久天長》里,他扮演了一位親生兒子溺亡后,始終想再有一個兒子,可是總是被命運“戲弄”,看著別人一個個生兒子,最終成為一個似乎得到了出走的養子理解的老人。何雁評價:“片中,景春只有皺紋沒變,可是真的從年輕到年老了。”

圖說:王景春在電影《地久天長》中的畫面 新民晚報記者 郭新洋 攝

       當年的臺詞老師也感慨:“我們表演系老師不怕你是東北的,甚至不怕你是溫州的,就怕你是新疆的。”景春是從新疆考到上戲的。“新疆考生多半出自生產建設兵團——那兒的口音來自天南海北。我得先學景春的發音,才知道他那個詞的發音是在舌尖,還是舌根,然后才能糾正。”說得景春略汗顏,同學們趕緊補充:“我們每一個都被臺詞老師說,不止你一個!”

       “老老實實做人,認認真真演戲!這就是我最快樂的事”,景春最后還是以老師的話來寄語師弟師妹:“進上戲就踏踏實實學四年,別想著成名成腕兒,要去——真聽、真看、真感受!”(新民晚報記者 朱光)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