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觀新聞:一百天“魔鬼訓練”,每人原創14部百字、千字、萬字劇,這個國家藝術基金項目升格了

上觀新聞 2019年4月8日 記者:徐瑞哲

發布時間:2019-04-09作者:訪問量:823

在“文革”結束后的第二年,他就在上海報紙上以整版篇幅發表了處女作《一張電影票》,講述了因十年動亂遭到禁映而過期失效的電影票,能否重入影院、再睹原片的故事。

與聽聽專家演講、可記可不記的“講座型”培訓項目不同,被滬上戲劇界稱為“魔鬼訓練”的“百·千·萬字劇”人才培養模式,讓藝術創作“廢寢忘食、捻斷數根須”,變成一種真實的存在。



8日,上海戲劇學院新空間劇場里,面對來自國內16個省市的編劇青年,“百千萬字劇”編劇工作坊創始人、上戲編劇學研究中心主任陸軍“敲黑板、劃重點”:今天起,在包括40天集訓在內的110天學程中,你們要原創10部百字劇、3部千字劇、1部萬字劇……


在連續3年舉辦上海學校暑期封閉式“百·千·萬字劇”編劇工作坊基礎上,今年這一項目入選國家藝術基金2019年度藝術人才培養資助項目。經專家組嚴格審核與評選,28名學員從230多個報名者中脫穎而出,來滬脫產接受23位業內專家的實戰指導,“按照國家標準,培養國家人才”。



好的編劇成稀缺資源



“女主人公克萊爾,用10億巨款,向小城人們換取對她負心的舊情人之性命,結果使全城陷入道德考驗……”這就是迪倫馬特戲劇作品《貴婦還鄉》的戲核,也相當于“百·千·萬字劇”中最難創新的百字劇。


從《威尼斯商人》中的那張債據,到《俄狄浦斯王》中的那道神諭,名劇總是擁有一個充滿張力、破殼欲出的“核”。之后,一個充滿戲劇性的百字劇,可以像一棵大樹,發展出千字劇、萬字劇,乃至最完整的名作。


對于各地青年編劇,上戲院長黃昌勇直言,講好故事才是好的本子,而當下,好的編劇成為稀缺資源。上戲已開設戲劇教育、戲劇學兩個新專業,還計劃在戲文系基礎上專門設置“編劇”專業,以創作實踐為人才培養的指針。而“百千萬字劇”的法則,正是總結上戲70年編劇教學經驗,將4年本科教學與3年藝術碩士教學的核心課程濃縮提純,通過工作坊特訓,讓學員在短期內最大程度把住編劇精髓。由校內外知名劇作家、戲劇理論家、評論家等組成的授課專家組,希望學員們創作出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劇作,以戲劇之筆關懷現實、關注生活、關心民眾。




學員僅一人選自本地



“我是一個從科爾沁草原腹地牧民人家出來的孩子,遇見了戲劇,便等于望見了難得的讓人欣喜不已的光。”內蒙古民族藝術劇院的三級編劇圖力古爾,約十年前從上戲戲文系本科畢業。作為這屆“百千萬字劇”編劇人才培養項目學員,她千里迢迢重回母校。


圖力古爾記得世界戲劇日宣言,這樣設問:我們需要戲劇嗎?“眾多對戲劇失望的從業者以及無數對戲劇厭倦的人,捫心自問。”然而,在真正的戲劇者眼中,“眾神如何在天堂棲居,囚犯如何在被人遺忘的地洞中受苦,以及激情如何使人振奮,愛情如何導致毀滅……以及,我們是如何日復一日被迫與我們愛的人分離——戲劇能告訴我們一切。”她,對此深信不疑。


因升格為國家級項目,教學資源更多從學校走向社會、從上海走向全國,絕大部分學員是地方戲劇創作室、戲劇院團、藝術高校的創作骨干。從地區分布看,這屆學員僅一人選自上海,其余均從外地申請。其中,也只有圖力古爾等少數幾人曾經就讀上戲。她說,“我們一路追逐戲劇之光,期望從學習和實踐中發現戲劇的美學和哲學,再次發現戲劇的光芒,更加熱愛自己行業。”


陸軍教授。




“種子工程”一路栽培播種



當年20歲出頭的陸軍,在“文革”結束后的第二年,就在上海報紙上以整版篇幅發表了處女作《一張電影票》,講述了因十年動亂遭到禁映而過期失效的電影票,能否重入影院、再睹原片的故事。在黃昌勇看來,陸軍教授是一位少見的“三棲教授”,不僅創作等身,而且教育、科研并重。在陸軍42年的戲劇生涯中,他當前最關心“青年編劇都去哪兒了”。


來自貴州省戲劇創作中心的二級編劇譚佩,來上戲進修時,戲文系主任正是陸軍。之后,陸軍那本《編劇理論與技法》常伴譚佩左右,她最初的戲劇小品也發表于國家級刊物《劇本》上。如今,她也被選入“百千萬字劇”編劇人才培養項目,重新經歷自我修煉和提升。


令陸軍、姚扣根、黃溪等教學團隊老師欣慰的是,這個項目正如“種子工程”一路栽培播種,并在松江等地建有7個上戲編劇學踐習基地。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了解到,迄今他們培訓大中小學教師戲劇寫作骨干100余人,收獲原創百字劇、千字劇500余部,先后展演千字劇專場6場;學員多部劇作在《劇本》月刊發表,并在京、滬等地公演,獲上海市重大文藝創作項目、上海文化發展基金會青年編劇項目、文化與旅游部劇本扶持工程等資助。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