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癮是不是病?

發布時間:2012-12-04作者:訪問量:50

1995316,紐約心理醫生伊凡·戈德堡(IvanGololberg)在一個心理醫生網絡貼了篇帖子,聲稱網癮障礙的患者數量正在急劇增長,宣布為此在網上成立網癮支持小組,并列出了網癮的診斷標準。
網癮一詞自此面世。不過那是一篇搞笑的帖子,所謂網癮的診斷標準是參照賭癮(病理性賭博)的診斷標準列出來的,在網上成立網癮支持小組就和在賭場成立賭癮支持小組一樣好笑。戈德堡本人到現在也不相信有網癮障礙這么一種心理疾病。
但是戈德堡創造出的這個詞語卻有出乎意料的生命力。有一些心理醫生并不把這當成笑話,還正兒八經治起了網癮。在戈德堡發明網癮一詞的第二年,哈佛醫學院助理教授瑪麗莎·歐扎克就在她工作的醫院開了專治網癮的門診。她認為自己就是一個網癮患者,在發現自己玩電子游戲玩上癮之后才想到這可能是一種新型的心理疾病。
美國精神病協會編的《心理障礙診斷和統計手冊》以及世界衛生組織編的《疾病和有關健康問題的國際統計分類》精神疾病部分都沒有把網癮列進去。不過,這兩本權威指南的最新版本出版的時間都比較早:前者在1994年,后者在1992年,都在網癮問題被提出之前。《心理障礙診斷和統計手冊》預計在2012年出版新版本,有的專家提議把網癮列進去,有的則反對。
我們耳聞目睹有很多人由于沉迷于上網而嚴重影響到生活、學習、工作,會直覺地認為這是心理有病,但是為什么有些心理學專家反對把網癮當成一種心理疾病呢?一個理由是,沉迷于某種活動并不等于就是一種病態行為。比如,有很多人整天坐在電視機前消磨時間,也會因此嚴重影響到生活、學習、工作,是不是該認為這些人得了電視癮,必須加以治療呢?
另一個理由是,有網癮的人往往有其他心理疾病:青少年沉迷于上網,可能是由于有嚴重的心理發育問題,例如患有注意力缺乏癥(即俗稱的多動癥)或缺乏社會交往能力;憂郁癥或焦慮癥患者把上網聊天作為一種釋放心理緊張的手段;有人上網賭博難以自拔是由于有賭癮,等等。上網過度是這些疾病的表現,但是本身不是病。對這些患者,應該針對他們患的心理疾病進行治療。例如,對沉迷于上網賭博的患者,應該是讓他們戒掉賭癮,而不是試圖去戒掉網癮,否則他們即使不上網,也會在網下繼續賭博。
既然學術界在目前對有沒有網癮這種心理疾病還存在很大的爭議,并沒有權威的診斷標準,又根據什么判定某人是否患有網癮需要治療,如何治療,治療的效果又是如何呢?提起網癮,人們很容易想起毒癮酒癮煙癮賭癮。但是網癮和它們有著顯著的不同。毒品、酒精、香煙和賭博都有害無益,戒除它們的目標是做到徹底告別它們,而不是減少使用。例如,酗酒者在戒酒時往往要記錄自己已有多少天滴酒不沾,如果某一天又開喝了就前功盡棄,必須從頭開始戒。但是互聯網是一種非常有用的通訊工具,戒除網癮的目標顯然不是要完全放棄上網,否則反而會對生活、學習、工作造成不便。何況對許多人來說,上網是其謀生手段,整天泡在網上是常態,排斥上網反而不正常。
有一項研究認為,大部分沉迷于上網的人在一年后都自覺減少了上網時間,表明這是一種可以自我糾正的行為。有些人認為自己上網過度,主動尋求心理治療,當然也是其權利。但是這樣的治療都帶著試驗性質,就應該遵循醫學臨床試驗的規范和倫理,對治療方法的必要性、安全性和可行性做恰當的評估。國外治療網癮的方法和治療酒癮類似,比如提供心理輔導和采用認知行為群體療法。這些療法至少不會對尋求幫助的人造成傷害,符合首先要無害的醫學倫理。
國內一度采用電擊療法治療青少年網癮,便違反了醫學倫理。電擊療法被用來治療心理疾病,雖然已有幾十年的歷史,但是也是最有爭議的療法,并有顯著的副作用。目前電擊只被用以治療少數幾種嚴重的心理疾病,主要是用以治療嚴重的憂郁癥,有臨床試驗研究認為有一定的效果。通過對腦部施加電擊誘發抽搐并改變大腦功能,其機理至今不明,但已知能損害記憶和認知功能。
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國際上已普遍采用先對患者進行麻醉再施加電擊的步驟,以減輕電擊的痛苦。只有極個別國家還在進行不加麻醉的電擊。世界衛生組織呼吁在世界范圍內禁止不加麻醉的電擊。從國內接受電擊治療的網癮青少年事后痛苦不堪的描述來看,他們顯然沒有被麻醉,違反了國際慣例和世界衛生組織的要求。這是把電擊療法當成了懲罰措施,是一種很不人道的虐待青少年的行為,對青少年心理和生理健康的危害,可能比網癮還要大得多。
在有關電擊治療網癮的報道受到社會廣泛關注后,衛生部終于發函停止了這種做法。但是對一種違背醫學倫理并用以牟利的試驗性療法,不應只限于事后姍姍來遲的叫停,還應該追究醫院、醫生的責任。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