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 深入延安采風,在綠皮火車上展開創作討論,正是“行走的課堂”誕生了話劇《軍歌》

文匯 2019-6-27 記者:童薇菁

發布時間:2019-06-27作者:訪問量:211

0626_10.jpg

鄭律成是中國近現代歷史上繼聶耳、冼星海之后又一位杰出的優秀作曲家、中國無產階級革命音樂事業的開拓者,《延安頌》《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等激情澎湃、膾炙人口的樂曲均出自他之手。

今天,這位音樂家的故事被上戲師生搬上了舞臺,在現場鋼伴和合唱中,鄭律成用旋律和樂曲譜寫革命壯志豪情的故事被娓娓道來……

作為新中國七十華誕獻禮之作,由上海戲劇學院制作出品的大型原創話劇《軍歌》近期開啟了首輪九場演出。作品以被譽為“軍歌之父”的著名作曲家鄭律成在延安的工作、生活和創作經歷為藍本,講述了他如何受到革命的號召,用音樂歌頌英勇的民族和英雄的人民,反映了延安時期青年文藝救國的一次偉大長征。

0626_7.jpg

昨晚是該劇首輪第二場演出,雖然天空下著大雨,但觀眾仍紛紛冒雨趕來觀劇,上戲實驗劇場幾乎座無虛席。此輪的演出共有兩版三組演員,分別是師生版、導演系16級學生版A組和B組,涵蓋上戲導演系本碩博師生。

鄭律成是中國近現代歷史上繼聶耳、冼星海之后又一位杰出的優秀作曲家、中國無產階級革命音樂事業的開拓者,《延安頌》《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等激情澎湃、膾炙人口的樂曲均出自他之手。

故事以鄭律成奔赴延安開始。1937年,上海打響“八一三”抗戰,富于音樂才華的朝鮮青年鄭律成受老兵梁大坤引導,跟隨一支青年隊伍,奔赴延安。在延安,他的音樂才能得以充分發揮,先后創作了《延安頌》《延水謠》,唱遍邊區和前線,并通過創作與丁雪松結緣。在公木老師的熱情鼓勵及老虎團團長郝胡子的邀請下,鄭律成開始為老虎團譜寫一首能夠擊退日寇、打敗所有外國侵略者的英雄軍歌。

0626_1.jpg

與此同時,鄭律成因特殊而復雜的背景和經歷被懷疑為日本特務,有關部門段主任緊追不舍地對其進行審查,鄭律成不禁陷入困境。郝團長、公木老師及丁雪松等魯藝學員極力保護鄭律成,希望他早日完成軍歌。鄭律成雖很快完成公木歌詞“我們的隊伍向太陽……”的主旋律,但總覺得還缺少一股氣勢,尋而不得,很是著急。日寇突襲,老虎團緊急增援。為了尋找那種身臨其境的真切感,鄭律成來到戰場,目睹了身邊熟悉的戰友一次次沖鋒而倒下,又一個個挺立而向前……

在血與火的交戰和洗禮中,終于找到他苦苦尋找的戰斗旋律——“向前!向前!!向前!!!”由此,雄渾激蕩的軍歌響徹天地。

全劇直面表現抗戰時期全國一大批熱血青年、文藝志士懷揣民族獨立與自強的理想信念,從祖國的四面八方不畏艱險奔赴延安的豪情與壯志,繪寫各自的青春夢想,創造了一個時代的文藝盛會。這種崢嶸歲月磨礪下的理想情懷,在今天有著極為重要的積極的現實意義。

現場不僅有扣人心弦的故事,還有激蕩人心的音樂。由鄭律成創作的《五月之歌》《延安頌》《延水謠》《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以及冼星海的《黃河大合唱》《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等耳熟能詳的優美旋律,配以富于變化的舞蹈場面,是一部氣勢雄偉、樣式豐富、音畫融合、詩化盎然的史詩性音樂話劇。

0626_5.jpg

話劇《軍歌》集結了最優秀的主創團隊以及專業的演員團隊,編劇為劇作家孫祖平教授,總導演為上海戲劇學院導演系主任、教授盧昂,制作人翁增輝,舞美總設計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副主任胡佐。此外,燈光設計沈倩、人物造型設計馮燕容、多媒體設計郭金鑫等人都是行業骨干,實力的主創團隊為該劇的創排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演員方面匯集了上海戲劇學院教師、校友、導演系本碩博學生以及上海話劇藝術中心、江蘇省話劇藝術院的優秀演員等一大批專業隊伍。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獲得了2018年國家藝術基金立項資助以及上海文化發展基金會重大文藝創作資助的劇目,同時也是上海戲劇學院導演系的“實習劇目”。

如此“高調”的大制作,不僅是上海戲劇學院教學實驗改革成果的一次呈現,使學子們在國家級演出劇目中得以錘煉,更重要的是,讓年輕的學子演革命年代的同齡人的故事,更能夠讓青年一代在學習中洗禮靈魂,發揚奮發向前的精神。

上海戲劇學院一直鼓勵師生走出校園,將課堂理論知識與社會實踐緊密結合,打造“行走的課堂”。2019年“五一”期間,導演系師生赴延安體驗生活,那是一個充滿理想的時代,延安更是一個實現價值的地方。民族使命,讓中國人凝聚在一起,圣地延安,讓人們的精神得到自由與解放。

0626_9.jpg

延安采風行,正是對延安精神的一次深入學習,正如導演系16級同學們說的,“這次來到了革命圣地——延安,讓我們真切感受到了延安精神的力量,感受到了魯藝’緊張、嚴肅、刻苦、虛心’的藝術創作精神,相信這樣的精神一定會融入到我們的《軍歌》排演之中,也一直會激勵和鼓舞著我們不斷奮勇向前。”

丁雪松的飾演者王葉桐是杭州人,從小在江南長大,一到延安,她就感受到了來自黃土高坡的震撼,“在這里,孕育出了現在的年輕人缺少的那種堅毅。”

伊斯卡爾·艾賽提是鄭律成的扮演者之一,他說,站在那里,摸到魯藝的墻,真的有一種跨越時空的真實感,“經過深入的采風,我想,我們的演出不是在背臺詞,而是用心靈撫摸歷史的痕跡。”

從劇本修改到采風、排練,再到劇場合成、彩排,導演系師生們一起經歷了大大小小的連排20多次。從延安回上戲的旅途,師生們特意選坐了24小時的綠皮火車,他們懷揣著濃烈和深情的感受,等不及回到學校,在火車上就展開了激情的創作。

早就習慣了拿手機點外賣的年輕的學生們,能演好艱苦卓絕的故事嗎?回答是:能!

0626_8.jpg

盧昂導演說:“《軍歌》直面表現1937年日本侵華戰爭開始,來自祖國各地的文藝青年為了挽救民族于水火,為了國家的自由與獨立,不畏艱險、義無反顧地奔赴延安,投身魯藝。然而,理想與現實總是存在著巨大差異。延安異常艱苦與危險的生存環境磨礪著這些單純、熱忱、激進而敏感的文藝青年,他們有苦澀、有迷茫、有困頓、有惆悵,甚至一度也曾懷疑自己最初的選擇……經過一次次血與火的洗禮和決戰,特別是經歷了延安軍民舍生忘死的救助與保護,以鄭律成為代表的魯藝學員逐步認識到了這片土地的神奇與真諦。《軍歌》真切地展示這一曲折、跌宕、苦難而堅毅的成長過程,魯藝使他們將個人的命運與民族的危亡緊緊熔鑄在了一起。《軍歌》的意義和價值是不可替代的。”

0626_6.jpg

全劇舞美結構圍繞“一條路”展開,這是一條中國革命艱難曲折的道路,一條軍歌創作之路,是一群熱血青年的成長之路。為了使這條路更具意味更有張力,舞美結構上選用同心圓轉臺的形式。整體轉臺大結構為一個具有歷史感的,陜北高原厚重的黃土高坡。同時利用上戲劇院劇場條件,在舞臺兩側構筑了兩個防御工事,在舞臺前區用錯落的平臺延伸至觀眾席。進一步擴大和豐富了舞臺空間。空間轉換通過高坡的轉動結合局部移動景、升降景,在與戲劇動作高度融合中完成。精心的舞美設計配合燈光、人物造型讓全劇更添了恢弘的氣勢。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