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CCTV小品大賽即評之六

發布時間:2006-09-15作者:訪問量:797

    昨晚是央視小品大賽的最后一場,依舊是八個參賽小品,依舊是八道戲劇常識問答題,依舊是八個命題小品表演,依舊是笑聲、掌聲與贊揚聲(順便一提,主持人在比賽間隙不斷高聲朗讀來自天南海北有關對此次賽事的頌詞,顯得稍稍多了一些。其實除了必要的肯定以外,還應該有一些善意的批評與建議,可能更具有說服力)。不過,客觀地說,八個參賽小品質量還是參差不齊,至少有一半還較為粗糙,有的作品還停留在構思的“毛胚”階段。想起大賽現場評委婁乃鳴女士在前晚點評演員命題表演時說過的一句話,大意是:你將作品拿到全國人民面前,要有一種責任感。這話說得好。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每一個參賽作品就象一道大菜,如果火候不到就倉促地端到全國人民面前,不免有些遺憾。。
  
    概括地說,昨晚的小品可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以藝術構思見長的小品,如《就這一個字》,《煩惱》等。
  
    以構思見長的小品的特點是強調創意,字里行間浸潤著作者對生活的新“發現”,因此,作品的藝術生命力要強一些。
  
    比如小品《就這一個字》,寫一個有點“認死理”的新兵戰士,攔住作訓股股長賠禮道歉。原因是日前作訓股長在全連大會上作報告時把“酗酒”的“酗”字念成了“兇”字,新兵當場站起來給予糾正。這一舉動弄得全連人很不爽,特別是新兵所在的那個班,本來馬上要作為戰備特訓的先行班了,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戰士們擔心,全班人辛辛苦苦付出的汗水有可能要白流。所以,新兵戰士專門前來找股長道歉。
  
    這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小品,事件小,口子小,但能以小見大,以小勝大。表面的戲劇動作是新兵為糾正了上司一個字的讀音前來道歉,后面卻引出一個典型的群體心理背景,很有現實感,令人回味無窮。
  
    小品《煩惱》說的是某心理診所來了兩位求診的病人,一位是年輕女子,另一位是老總夫人。巧的是兩個女子是同事,各自暗中羨慕對方的生活,并以對方生活為參照,從而覺得自己目前的生活極其痛苦。當年輕女子無意中聽到老總夫人的傾訴后才發現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心理問題迎刃而解。而老總夫人忽然發現自己的心事已被同事獲知,又迅速變臉,強打精神,裝作很貴族的樣子傲然而去。妙的是心理醫生其實自己也有心理問題。這個小品的人物組合很有創意,三個角色有機地交織在一起,立意、情節、細節就很自然地撲面而來,讓觀眾在會心一笑的同時,與人物一起思考現代人對生活、愛情與事業的困惑。
  
    小品《人在旅途》也有一定的藝術構思。該劇寫一個青年打工仔在列車上熱心地幫一個手提大包小包的老太買票、提行李,還送上家鄉的燒雞給老太吃等等,結果引起鄰座一位中年男子的反感,他暗中提醒老太,現在早沒人學雷鋒了,當心遇上騙子。老太也開始疑人偷斧,越想越覺得青年不象個好人。此時老太突然發現自己的手機不見了,懷疑那青年是賊。正好手機響了,后來弄清楚,原來手機是那個貌似正人君子的中年男子偷的,他才是真正的騙子。
  
    這個小品本來也是以社會群體心理的背景作為情節的支撐點的,但后來作者筆鋒一轉,把中年男子寫成一個偷竊者,那就變成了寫兩個旅人的道德對比了,這就大大減弱了這個小品的社會意義。
  
    第二類是以娛樂觀眾見長的小品,如《月老》、《婚托》、《晚霞》等。這類小品當然也有藝術構思,一般劇場效果都很好,但相對來說,更多的作品是用“套子”來結構全劇,藝術的含金量就相對弱一些。比如《月老》,寫一個熱心為軍人介紹女朋友的老伯,在為軍人與一個女子牽線搭橋時,用“暗語”(又是暗語,這樣的手法雖然容易產生喜劇效果,但實在過于俗套)提醒軍人如此這般,結果鬧出許多笑話。《婚托》用了一個“以毒攻毒法”的套子,劇中也有一些精彩的細節與生動的語言,但觀眾笑過以后總覺得還缺些什么。《晚霞》寫一對老人的黃昏戀,本來可以抓住人物的矛盾心理來組織情節,搞成一個很有意思的東西,可惜現在的處理過于迷戀于表層的喜劇性,顯得較為簡陋。
  
    第三類是以宣傳先進人物、先進思想見長的小品,如《承諾》、《奪槍》等。《承諾》寫一社區民警從醫院跑出來帶病工作,一心為解決居民的生活困難而奔波,引起夫妻沖突。這樣的小品如分寸感掌握不好,你本來想要歌頌的人物卻讓觀眾感到可敬而不可愛,作品的意義就大打折扣了。《奪槍》是戲曲小品,演員的技能十分精湛,可惜文本的力量比較弱。當然,藝術是有分工的,這一類的作品還是應該給予鼓勵。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