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致 細致 雅致――2011上戲新劇本朗讀會觀劇札記之三

發布時間:2011-05-26作者:訪問量:761

小品是廣大觀眾最為喜聞樂見的戲劇樣式之一,究其原因,是小品的“哈哈鏡”功能,它將生活的細節放大、折射社會,引發觀眾的思考。如何打造優秀的戲劇小品,是擺在當下劇作者面前的一道難題,可喜的是,電視藝術學院09編導班的小品專場展演的六部學生作品,雖然時見稚拙,但不乏優秀的潛能。
小品的創作要遵循戲劇的創作規律,又不同于一般的戲劇創作,這是由小品的特性決定的。關于小品的特性,之前已有很多理論,概括來講小品要以小見大、寓教于樂、一針見血等等,這些要求涵蓋了小品的題材、語言、主題、功能等。依筆者之見,優秀的小品應具備三個特點:別致、細致、雅致。
首先是別致,這是指小品的選材要獨到。藝術精神最重要的內涵就是創新,篇幅短小的小品若要在短暫的時間內取得良好的戲劇效果,必須要有新奇的題材,或者面對同樣的素材有獨特的體驗和呈現方式。《玫瑰小姐的信》描寫了露絲和她傾慕的著名作家之間的故事,關注名人背后的秘密,進而引發出主人公對生命價值的重新理解,該小品題材新穎、視角獨特,短小而別致。《棋局》也是如此,諜戰戲講求懸念,但空洞的利用技巧只能是索然無味的情節劇,該小品富于懸念性,同時重點營造一個緊張而別致的情境,讓主人公在情感和使命的矛盾之間艱難抉擇。《驢與十五平方米》另辟蹊徑,描寫了兩個個性十足的志愿軍,他們不甘心做哨兵,偷朝鮮人的驢和泡菜,這種別致的方式,使劇作獲得了走向成功的可能。
其次是細致,小品的編排必須從小處出發,由點及面。眾所周知,小品受其演出時間的限制,篇幅必須短小,一般不會表現宏大的主題和場面,如何以細致的手法表現一個細致的故事非常重要,這要求編劇學會在生活中找“點”,這個點有可能是一個場面、一個動作甚至是一個細節。比如《黎明》,該小品中留給觀眾最深印象的是海倫祈禱時的虔誠,編劇非常細致的通過海倫前后兩次念誦《圣經》的不同動作來形成對比,這種細致的編織加深了觀眾對作品的印象。小品的細致還包含情感的細致。比如小品《上學》講述老劉含辛茹苦的撫養殘疾兒子,為此欠下債款,老師來家訪卻勸其將兒子送到特殊教育學校,面對生活的種種艱辛,父子二人依然憧憬著美好的未來。這個題材在以往其他作品中也曾有過,但編劇并不刻意將《上學》的主題擴大化,而是依靠沖突的逐步推進來展現父子二人情感的細微之處,老劉在債主的欺辱下勇敢地反抗,兒子受到驚嚇時表現出的可憐狀,都足以掀起觀眾內心的波瀾。
    最后是雅致,這是指小品的美學風貌。戲劇是高雅的藝術,小品同樣如此。小品不僅僅是為了娛樂觀眾,實際上,小品要以別致的故事和細致的情感引發觀眾的深層思考,同時向觀眾傳達藝術的美感。優秀的小品擅長營造獨特的戲劇意象來表現藝術美,帶給觀眾一種高雅的美的享受。欲要達到雅致,需注重形式美和內容美的融合,這要求創作者在編導時注重挖掘劇本的內在美。比如小品《告別黃昏的心情》,描寫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三個北漂男女的辛酸苦辣,面對殘酷的現實,他們對愛情和未來產生了懷疑,藝術理想和現實生存之間的巨大差距令他們異常痛苦,但經歷過種種磨難后,他們還是在歌聲中期待明天會更好。這樣的小品讓人看了心酸,結尾處三人共同守望夕陽西下的畫面卻讓人倍感溫馨,這種逆境中的執著正是該小品要弘揚的精神,因此該小品的收尾由于飽含著情感而極具美感。再比如《驢和十五平方米》中,老哨兵和朝鮮姑娘的那段舞蹈,用一段艷麗的紅綢連接起了一對男女的情感,這段寓意豐富的紅綢的出現提升了該小品的藝術美感。這兩個小品在演出過程中獲得的掌聲最熱烈,由此也可以看出觀眾對于小品中傳達的美的需求和認可。
09編導班的六個小品贏得了觀眾的掌聲,這些作品表達了學生們對身邊生活和歷史的關注,是他們對社會的自我思考。這些小品也提醒每一個創作者,不能因為小品的“小”而當做“快餐品”,只有做到別致、細致、雅致,才能提供給觀眾豐富的營養。
 
                                        (文:2010級博士生 李世濤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