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戲曲的魅力――2011上戲新劇本朗讀會觀劇札記之四

發布時間:2011-05-27作者:訪問量:222

小型戲曲是中國戲曲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員,雖然短小卻具備戲曲藝術的所有特色,可謂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小戲編劇要善于提煉生活、巧妙構思,這樣的作品才會好看。
5月26日晚演于端鈞劇場的一臺小戲,是09級戲曲導演專業近期新劇創作的一次匯報,共有四個小戲和一個音樂劇小品陸續登臺。由于戲曲演出特點的限制,今晚的作品是基本是以表演加朗讀的形式來展示,即使這樣的方式很大程度上削弱了作品本有的“以歌舞演故事”的完整藝術風貌,但由于戲曲導演專業師生的共同努力,這些作品依然時時閃爍著戲劇藝術智慧的亮點,欣賞完本場朗讀會的作品,一股欣喜之情油然而生。
今晚的小戲演出藝術水準高,是因為這些作品做到了兩個“多樣化”。首先是形式的多樣化。四個小戲,有三個戲曲劇種,分別是京劇《梵音》和《局中局》、越劇《櫻花飄落的時候》與黃梅戲《飛揚的色彩》,這說明09戲曲導演專業的學生們十分了解這些戲曲劇種的藝術特色,并且能夠熟悉的運用這些劇種的特點演繹故事,鋪陳情節,展開沖突,塑造人物。雖然劇本朗讀會無法做到唱念做打,但學生們在老師的指導下以獨特的舞臺形式呈現了劇本內涵,絲毫不損壞劇本的完整性,在有限條件下充分調動觀眾無限的想象力,這種嘗試非常成功。第二是內容的多樣化。新劇本創作鼓勵學生從生活中挖掘材料,希望看到富有朝氣的作品的出現。今晚的作品題材多樣化,《梵音》講述蜘蛛轉世成人后降落凡塵,用16年的時間等待前世的姻緣,最后在佛祖的指點下明白生命的真諦;《局中局》中講貧困山區某男子靠販賣婦女謀利,最終卻惡有惡報地被人騙走了妻子;《櫻花飄落的時候》講述了一段凄美的純真愛情;《飛揚的色彩》描繪了當代年輕大學生的人生藍圖。僅僅兩個小時的演出,從古代到現在,從城市到鄉村,這些豐富的劇作內容讓觀眾有一種穿越時空之感。
小戲雖小,但不能因此就忽略了其思想價值,京劇《梵音》和音樂劇小品《得與失》是今晚比較出彩的兩個戲,原因就在于這兩個戲的思想價值較高,能夠引發觀眾深層次的思考。先說《梵音》,蜘蛛苦苦守候甘露卻得不到他的愛情,面對佛祖的問題,她說得不到的才是人生最珍貴的。歷經一系列挫折后,她被太子(小草)的真愛感動,意識到人生最珍貴的應該是現在擁有的。蜘蛛人生價值觀念前后的變化啟發觀眾去珍惜擁有的一切,善待身邊的人,只有這樣才能獲取幸福。再說《得與失》,該劇講述了年輕男子來到陌生世界后的奇幻經歷,他用自己的時間交換來香車、豪宅等,由于貪心太重而迅速衰老,待到醒悟卻為時已晚,失去的時間已經無法挽回。該劇通過得與失的對比,來警醒觀眾切莫因追求物質享受而放棄寶貴的時間,對生命來說時間是任何物質無法換取來的。這兩個戲的創作者從不同的角度詮釋了生命的價值,使小戲也有了沉甸甸的思想分量,這一點最為可貴。
當然,學生的劇作難免會有“硬傷”,比如今晚的演出也暴露了學生劇作普遍存在的問題——因為生活感悟貧乏而使一些劇作“編”的痕跡過重,缺乏生活質感,這當然不是戲曲導演專業學生的個別現象,而是幾乎所有學生都應引起重視的一個問題。解決方法看似困難,實則不然。生活是創作的源泉,優秀的劇作者應當努力從日常生活中發現材料,并認真地體驗這些材料中蘊含的藝術價值,進而以精妙的構思傳達這種體驗。有時候生活中非常普通的一個動作一句話,放進戲中就會產生很好的效果,這就要求編劇注意生活中的一點一滴,善于發現,精于思考,勤于耕耘。
當然,瑕不掩瑜,戲曲導演專業學生們以積極探索的精神,賦予了一個個小戲別樣的藝術風貌,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以預料,本場劇本朗讀會中的個別作品經過認真修改打磨,完全有可能成為小戲的精品。
小戲曲的魅力不可小覷。我們拭目以待。
(文:2010級博士生 李世濤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