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踏入影視圈的第一步

發布時間:2016-10-19作者:訪問量:31

下午一點,紅樓209就被擠爆了。有早早就坐著幫同學占座位的小伙伴,還有去晚了就坐在地板上的同學。可是這場講座正式開始是在兩點哦。同學們想看文章老師的熱情可真是濃烈呢。

下午兩點,演員、導演文章和編劇汪啟楠在同學們的熱情歡呼中走進了209教室。

戴著黑帽子出席的文章老師,顯得有些謙遜,而汪啟楠老師作為上戲的畢業生,對師弟師妹們更是有著不一樣的情感。

很多人會問文章是不是演而優則導?

文章是這樣回答的:作為演員,演戲的過程其實是對社會的認知,對人生的認識。演員就是一個能給大家帶來快樂的職業,并且你自己要熱愛它。我成為演員,純屬是因為當時覺得自己什么都不會,走投無路了選擇了藝考,考上了大學。現在的人,所謂的圈內人,很少有人會去堅持最初的初衷。所以我拍的作品,每一個作品都有我想表達的東西,有它存在的意義。比如我拍《小爸爸》的時候我想訴說的是父子之間的關系,我在拍《陸?知馬俐》的時候想給自己一個命題去探討,男女之間是否有真正的友情?我每做一件事,都有要表達的情緒在內。

做導演和做演員有什么不一樣呢?

文章說:在做導演的時候,要有信念,要有自信,將錯就錯,要有自我的糾偏方式,在錯的路上找到對的方向,不要妥協。要按自己的想法去投入,進行自己的藝術創作,那樣才會有自己想要的藝術效果。

而在做演員的時候,只有四個字,“聽導演的!”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別耍大牌,不早退,價錢合理,對,這就是我。

演員是我的本職,而選擇做導演,只是想要表達一種不一樣的聲音。演員確實是個神圣的職業,但也千萬別把這個職業想的太復雜。

您覺得大學四年的學習有什么意義嗎?

文章說:很多人會覺得大學四年學表演,還不如早點出去拍戲,但其實你會發現大學是一個能夠保護你的地方,是你進入社會的一個預演,是成長最后的催化劑,也是進入社會的最后一次演習。雖然有些東西你學了以后根本用不著,但你會發現它會在你的潛移默化中影響到你,這就是大學的意義,老師會教你做人,你會在大學里慢慢的去學習怎么做個好人。

林依晨說過“我是在用生命演戲”,您又會如何概括您的演繹之路?

文章說:認真認真認真,物美價廉,東西好。

現在電影行業慢慢的已經商業化了,而國內的票房也不容樂觀,您說您每部作品都是有創作的初衷的,都有它存在的意義,但是如果您拍出來的作品,票房不佳,您還會繼續拍下去嗎?

文章說:《陸?知馬俐》是我第一部院線電影,我開始就不喜歡用票房來討論,我也不會去特意迎合一種口味,我只是想去表達一個情感,去訴說一些自己的想法。我一直覺得,票房不好是應該的,好是你命好。我還是會堅持我自己的個人審美。
   
您覺得作為演員最重要的是什么?

文章說:演員演戲會有個捷徑就是演自己,現代戲其實并不能看出一個演員什么功底來。我記得我在拍《海洋天堂》的時候和自閉癥兒童去相處了180多天,拍《少帥》的時候,走訪了夏威夷,探訪了張學良生前的親朋好友,張學良去過的地方我都去了一遍,去熟悉他的整個經歷,去感受他那個時候的“難”。踏踏實實的做好自己,好好背臺詞,演員最重要的還是臺詞,怎么把臺詞說“香”咯,在這之后再去釋放自己,去演繹。(文:何穎潔  圖:楊智欽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