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全民時代里的IP――記張笑帆《IP舞臺劇創作》

發布時間:2016-10-20作者:訪問量:1657

IP舞臺劇是我夢想的一部分,也許是下一代孩子的夢想。

1018日,系列舞臺劇《三體》、《盜墓筆記》的導演張笑帆重回母校,于紅樓208向師弟師妹們暢聊IP舞臺劇《三體》、《盜墓筆記》的創作過程,無論是從舞臺設計、導演編排、戲文編劇還是推廣營銷……從多個方面給各個專業的同學們帶來了一大波干貨,聽完后,在座的每一位同學都受益匪淺。

整個講座歷時兩個小時,張笑帆以幽默詼諧的講述方式、鬼馬搞笑的表情、精彩的切身創作故事逗得滿堂聽眾哈哈大笑。還有同學從后門不斷加入進來,聆聽張笑帆的“IP創作史”。在講座中,互動多多,張笑帆常常拋出問題留給同學們猜想、交流、討論。原本拘謹的教室氣氛在你一句我一言的對話中逐漸變得輕松歡快。

講座一開始,張笑帆先是放映了日本舞臺劇《火影忍者》,向大家初步顯示了日本舞臺劇的創作形式和舞臺特征。說實話,中國的IP舞臺劇屬于新興產品,而日本舞臺劇已經是個相當成熟的表現形式了。當小編問及,較日本IP舞臺劇,中國的IP舞臺劇有哪些不足時,張笑帆立刻回答:“我們的IP舞臺劇做得比日本他們好,這是市場決定的。大的市場會帶來大的效益和大的視覺呈現,這會形成一個良性循環。而在日本,他們投入的資金會比較少。但在藝術上會有差別的,日本舞臺劇特別注重人物塑造,就是神還原,在這一方面我們差得很遠,包括工藝、選角、演員的簽約處理。但從最終呈現效果來看,我們做得比他們好。”

將非經典文學搬到舞臺上,把它們處理得舞臺化’‘視覺化是我們一開始就面臨的問題。張笑帆聊到給《盜墓筆記》填坑的困窘、把書改編成舞臺劇本的二度創作、如何破環節奏又將其合理化呈現,當這些困難和問題被一一攻破的時候,也是IP舞臺劇成型之時。無名小卒僅僅因演繹書中人物就引來盜迷尖叫,此引發的明星效應深刻顯示了IP舞臺劇擁有強有力的粉絲受眾。《盜墓筆記》中獨特的“雙男主”設定使得比起《鬼吹燈》兩男一女的典型“西游記”設定更有競爭力和市場推廣力,原因在于現在的觀眾變了,新興了“腐女”這一群體。所以說,“IP作品”的市場與它特定的粉絲量是密不可分的。

隨后,張笑帆又分享了給某一古城景點制作的多個提案,有《大富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等,提出“IP作品”也可以改編成沉浸式創作的觀點,全名參與的主題盛宴。也可以將《柯南》做成密室逃脫系列或是主題公園。這些大膽新奇的想法和構思激起了小編濃烈的興趣,相信前景一定甚好。

講座結束后,小編采訪中問道:“從目前來看,IP舞臺劇是現象級作品?還是僅僅是個實驗作品?”張笑帆回道:“我覺得都有,IP作品都會有分級情況存在,只是正好我們都走在“大IP”的道路上,比較容易獲得關注。而小IP是小眾化的,往往它們會比“大IP”做得更加有深度。所以差別就在這里。”

無論大IP還是小IP,如今我們都已經踏上了IP時代,惟愿新興的IP舞臺劇可以呈現給觀眾更多的驚喜和精彩。(文:陳宇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