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紅樓兩小時――記電影電視學院優秀學生作品展映

發布時間:2016-10-26作者:訪問量:53

上戲創想周迎來它的第六天,校園人潮涌動,歡聲四起。而在下午兩點整,紅樓的一角迎來一場銀幕的盛宴,上海戲劇學院電影電視學院優秀學生作品展映會在這里如期舉辦。

本次展映會是學生作品展映的第二場,為期兩小時,一共展出以下五部優秀學生作品:焦揚導演的《清道夫》、施藝麒的《女生日記》、池劍南的《囚徒》、范瑋強的《再見礦山》,以及李琪的作品《賽罕》。每部作品風格各異、劇情飽滿,從不同視野、不同角度闡述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囚徒》和《賽罕》的作品呈現非常值得一提。

《囚徒》的總體基調喑啞而苦澀。一只不停搖擺的昏黃吊燈,清脆而稚嫩的一聲救命,把觀眾的焦點切入一個暗沉的房間。畫面中有一個被捆綁在椅上而瑟瑟發抖的孩子,以及一位瀕臨崩潰的男人。接下來的時間,影片以清晰的時間軸拉開了對男人過往的敘述。影片名叫《囚徒》,一開始會誤以為是對被綁孩子的注解,可當一件件往事得以回望之時,你會發現,被囚禁的對象是男人生長的內心。兒時長輩的咄咄議論、高中同學的壓抑譏諷、成人酒局的地位孤立……一次又一次的精神侵蝕,把這個本就在脆弱鋼絲上行走的男人逼得無路可走,最終繳械投降。以至于,在殘酷多端的成人游戲里,他把緊握于手心的那一絲扭曲逐漸蔓延,延展到夢里,形成夢中被牢牢鎖住的雙重表達。接近尾聲時,父親的一聲聲斥責像是槍口上的挑逗,話音未落,男子一切的行動都來得不那么意外。而路邊孩童的游戲更是一根引線,點燃他內心深處最后一根心弦。而從拍攝手法上講,影片多用慢鏡頭和細微的場景切入,玻璃品落地時火車立刻飛馳而過的畫面更是營造出極度的震撼。最值得一提的是,結尾處漸漸擴張的畫面里,屋外是閃爍與喧囂,屋內是沉默的扳槍,而愈發趨于真實的槍聲不曾停歇,情景戲謔而絕望,像是對于過去一次次傷害的無聲終結。

相比之下,《賽罕》的敘事不再局限,在粗獷的蒙古風情中透露出濃濃的清新氣質。故事從一次拋錨開始,男孩女孩因故結緣,之后順利發展、情愫升溫,故事的主線穩妥而典型。而縱觀整場展映,這部作品的動人之處不僅是劇情的逐步推進,更在于對類型人物的區分與刻畫。賽罕,是劇名,也是劇中生長在蒙古草原的女性主角。劇中有一段對于賽罕來源的講述:“賽罕在蒙語中就是漂亮的意思。”簡單的一句話,搭配女主自然流露的笑容,草原女孩的熱情與質樸可謂體現地淋漓盡致,之后幾處對女主言行的記錄,更是將鮮活的人物形象公之于眾。而與其同時,劇中的父親也是一個極其典型的人物形象,他嚴肅,傳統,從一開始女孩領陌生男孩回家時,不曾有過考量,他便極其武斷地拒絕與之深入接觸的可能。潛在的古板與封閉,在爾后的交流中更是得以證實:“他(男主)有什么好,不會放牧,連騎馬也不會。”不過,有趣的是,在密密的嚴肅之中,他的形象也被借以表露對當今現狀的反思:“你們城里人只知道工作、掙錢,我們草原上的人有信仰。”只言片語,多少能夠讀出影片背后的一絲顧慮與無奈。實際上,這部作品的亮相并非第一次,早在創想周的北電上戲展映環節,它就作為優秀作品與大家見面。而當談及影片背后的故事,導演曾這樣說道:“我認為拍攝過程中最大的困難不是別的,在于天氣。蒙古的天氣時有惡劣,日照時間短促,我們只能抓住最短的時間完成全部的拍攝。”

一部影片的成型涵蓋了背后無數主創的日夜付出,而倘若能公之于眾,更是不易。本次展映,不僅是一次優秀作品的聚首,更是一次留給眾人思考的良機,愿短暫的兩小時,每個人都能收獲自己的感慨與感動。(圖文:楊智欽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