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是藝術更是生活――聽《由技入道:雕塑長在環境里》講座有感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291

“有趣的雕塑是我一生不可動搖的信條,假如這世界上沒有有趣的雕塑,我寧愿不去看,自己也不會去做。”著名女雕塑家周小平老師開場化用王小波的話,以一種輕松愉快的方式展開了她關于雕塑藝術的講座。

人們印象中的雕塑作品往往是偉人們千篇一律神情莊重的頭像,是對他們所做出的杰出成就和自身人格魅力的贊頌與謳歌,其實它也可以是生活化的,就如同布拉格的《吊在外面的人》——這個看上去就要掉到鵝卵石街道摔死的人不過是一件真人大小的玻璃鋼雕塑,它的創作原型是弗洛伊德,表現了這個一生被死亡恐懼癥控制最終因恐懼自殺的心理學家面對死亡的妥協和抗爭,帶著幽默的小調侃從另一個側面展示了弗洛伊德作為普通人的一面。雕塑作品的主角也可以的平凡百姓,布拉迪斯拉發的《工作中的男人》就展現了一個修下水道的工人在工作之余看看外面的城市風景,這一刻應該就是他平凡的日常生活的小小閃光點,游客們也能通過他的笑臉感同身受。幽默是來自內心的寬容、寬大和強大。

 

 

雕塑還是生活的重現加之作者的再創作的產物。烏克蘭的《雨》將自身的感受放大,將自然和我們結合的美妙的時間點放大。老師還以自己在機場的作品《讓禮物起飛》為例,通常人們都認為航運是一件嚴肅的事,她卻認為寄出一份禮物,讓它帶著心情飛越海飛越山,所以禮物應是彩色的,這就是一種個人的有趣的詮釋。當被要求表現上海的獨一無二時,老師卻講目光的焦點放在了一個小女孩身上,她用腳試水,身后的樹和女孩是一體的,女孩腳上的水滴在水面蕩起的漣漪也同樣是雕像的一部分,她就是千千萬萬個“王琦瑤”的縮影。由此,我明白了雕像是以小見大,它源于生活卻又高于生活。

“文字給有文化的人看,而雕像是給不識字的人看的,不懂的看形,懂的看義,所以它必須是有意義的生活化。”老師的作品《跳舞的香蕉皮》就通過生活中最不起眼的事物告訴人們:命賤的人也有權利去快樂、去跳舞。外國作品《海灘》外觀上是個用生鐵鑄成的人,他每天經歷者潮漲潮落,生鐵被鹽腐蝕鐵會掉,因此他每天都是不一樣的,象征我們在每日的生活中被社會沖刷,逐漸消融消解,直到被埋葬。也許這就是生活的意義,這樣的作品不只是感官愉悅更是心靈震撼。戲劇藝術家錢程說:只有在笑的里面戴著一滴淚,這樣的作品才是有價值的。

 

 

對于創作者而言要有自我才能各具特色不要給自己設置約束,就像王小波說的“美麗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可是雕塑藝術也會收到社會和生活的約束,就像老師問我們的“誰在左右雕塑的穿衣與脫衣?“在古希臘社會能夠接納藝術家以赤裸來展示身體的美,這是歌頌英雄,歌頌他們奧林匹克的運動員的方式,如著名的《斷臂的維納斯》黑格爾就評價其說:“她的美是理性的,節制了人赤裸裸的站在人面前的其他念頭。”她自然的扭動,微微上揚的嘴角,直視的眼神處處展現了優雅,含蓄美。到了歐洲的中世紀,由于宗教的約束,人們認為肉體是靈魂的敵人,所以人不能有欲望,這也一定程度上摧毀了藝術的多樣性。而中國人在西周就穿上了衣服,并認為這樣才是符合禮數,得體的,只有被英雄踩在腳下的小鬼才會被脫光衣服,可是人穿上了衣服就會像沒有面部表情的臉讓人看不透他們的內心。行為藝術家認為“一但你把決定權交給公眾,你離喪命也就不遠了。”也許對于藝術也是如此,因為決定雕塑衣服穿脫的不是氣候也不是藝術家,而是公眾的腦子。(文:陳添翼  圖:徐貝瑩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