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我來到這世上,我變了

發布時間:2016-10-27作者:訪問量:483

學生記者:何穎潔

被采訪者:趙丹若(15級北電)

下午一點半,紅樓106,一束燈光,一圈鬧鐘,兩位黑色行裝的女演員,一位燈光師,一位音效師,一位主創。肢體劇《下站》就這樣上演了。

“我來到這世上,我變了,我看見了,我學會了,我生活在時間中。”

想要表達什么?

每個人的理解不一樣,我覺得時間對我來說它特別容易像一個螺旋,就是你總是重復一些軌跡,但你不知道,我們不是迷失在里面,就是被吞噬,所以我們要做的是及時打破這東西,但是打破這東西很難,所以就會有掙扎,這就是我對這部作品的理解。

《下站》講述的是什么?

它沒有完整的故事,我們兩位演員相當于是建了一個容器,我們做的都不是很“實”的東西,而是讓觀眾去“裝東西”,觀眾裝果汁了,那好,這容器里就是果汁,觀眾覺得這只是幾個片段,那這就是幾個片段。看的人負責去添加那“實”的東西,而我們就是負責去架架子,給觀眾留一個比較大的空間。我們更樂于把更多想象的空間留給觀眾。

我這樣一次一次的排練讓我知道了要更堅定的去表達,每一個動作,能不能更精準一些。

每一次排練都會有新的東西出現,也許這次演了這個動作,那下次我可能就即興的演了另一個動作,我覺得是越簡單的東西表達的東西越多。我要表達“我愛你”,可能我會說十遍二十遍“我愛你”,但還是抵不過一個撫摸,一個安慰。所以這也是肢體的一個獨有的魅力。

不同的表演場景,不同的觀眾反應,都會影響到我們的表演,而觀眾也成了我們表演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元素。(文:何穎潔  圖:石文婷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