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極致――2013級表演系內蒙班&舞美系畢業劇目《吝嗇鬼》

發布時間:2016-11-25作者:訪問量:1348

11201122日在上戲劇院上演了13級表演系內蒙班和13級舞美系的畢業大戲《吝嗇鬼》,對于畢業大戲總是心存著一種澎湃,四年最后完勝的一場榮譽戰役。最喜歡最后那一幕天上的金幣彩紙灑下,只有一個舞臺的冷色調的追光,落幕的那么熱烈。

法國文豪莫里哀的經典劇作《吝嗇鬼》以金錢為經,愛情為緯,講述了一個小氣到極點的父親兼放高利貸撈錢阿巴貢吝嗇到為了撈去錢財要兒子娶有錢的寡婦,讓女兒嫁有錢的老爺。天意弄人阿巴貢想要娶得年輕貌美的姑娘的是兒子的有情人,而自己的女兒也心屬了扮成仆人的貴族男子。整個劇基于在吝嗇上而衍生了一系列局促而又爆笑的事情。

阿巴貢這個角色的演繹非常逗笑,標志的奸細的笑聲,微聳起的肩頭。他懷疑每一個人打量他的錢財,????的老頭子般的動作檢查了來訪者身上的每一個口袋。在與女兒爭執時似鏡像般禮節般的提起來裙子模仿。在其丟錢時宛如丟魂的“我是誰我在那兒”。誤認為愛上女兒的瓦萊爾愛上的是阿巴貢丟失的錢,那痛心疾首的斥責實則是斥責自己的內心聲音。頗為生動的角色是那個媒婆弗勞辛,懷抱的雙臂,講到興奮的揮舞,“抓住別人心中的癢”的抓握,甚至是為了打岔高聲說話的一個眼神,都顯得很打趣。廚師對于自己廚師和車夫的雙重身份的符號化物品的執著,在被質問后愚笨的回答,欺軟怕硬的假囂張都讓人物鮮活了許多。

從舞臺空間的運用上來說,除了臺上的基本運用,幕前左右的對稱運用,和場下的運用都十分的充分。花園內的談話以及花園外的偷聽很好的利用劇中的隔絕的特點來演繹也省去了冗余的舞臺場景。在阿巴貢丟錢后下臺來與觀眾互動,舞臺利用追光吸引觀眾注意力而進行換場,再將后來的法官從場下迎到臺上不僅僅增加舞臺氛圍的互動感也使切換不突兀。這里頗為考驗演員的臨場發揮性,神觀眾回答她偷了阿巴貢的錢,氣氛很活潑。據說滿醉的是有一場觀眾往臺上扔硬幣說這是你的錢,“阿巴貢”的嗜財與小人更是展現在了這些觀眾的契機上。舞臺燈光的層次很好,暖中有冷,隨時間推移主要光源也發生細微變動。舞美上有迷之三朵小云據說是藏錢的地方,同時起到中和燈光的作用。服裝人物特點明顯,媒婆艷俗的紅綠對比,純真善良瑪利亞娜的藍色,刻板死氣阿貢巴的黑色,都襯的人物很有趣。

前些天看到了莎翁的全球化的講座,對語言翻譯深有感慨,此處劇本順應潮流有適量的流行用語,語言有現代的簡繁和手動滑稽。同時音樂劇和默劇也有發揮之處,肢體的夸張放大了有趣和蠢蠢的感覺。經常說莫里哀的人物都是“扁平式”的,但他們臺上卻演繹的在“扁平”之后有了揉圓了的“立體”。演繹想必是師哥師姐的火力全開到極致,最后在四年之期,用這樣一個人物特點極致的劇目,來詮釋一期一會的所謂極致。(文:李欣航  圖:郝思一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