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奔月》劇評

發布時間:2016-11-25作者:訪問量:635

近日,上戲黑匣子上演了14級導演系MFA畢業作品《射日奔月》。或許很多人在聽到劇目名稱時會有一種似曾相聞的感覺,但細想又無法追蹤其來源。這是因為這是一部兩個門派、六個分舵的混搭劇,一個是魯迅先生的小說《故事新編》的章節——《奔月》,一個是高行健先生的劇作《山海經傳》的分幕——《射日》,這是我第一次接觸混搭風格的作品,但這種新嘗試卻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也有太多值得稱贊的地方。

首先,是作品的表演方式。在當今社會,可能有很多人不再愿意去靜下心來看魯迅先生的作品和《山海經傳》這樣的著作,但這部劇就不同了,雖然內容不是主流大眾所愛的,但是演員們用全新的方式去演繹這個作品。劇中有很多臺詞都拋棄了原先難懂的語言,而是改作了具有現代風格的風趣語言,就連背景音樂也采用了流行歌曲,讓觀眾們能夠快速地進入到氛圍中。演員們的表演也都很到位,在燈光下的他們,背上和臉上留下的汗水清晰可見,他們為此付出的努力也由此可見。

其次是這部劇的舞美。從燈光、服裝到道具都讓人無可挑剔。首先是燈光:我記得在剛進黑匣子的時候,劇目還沒開始,演員們在微弱的燈光下配合著搖鈴清脆的響聲,一靜一動地做著動作,嚴肅的氣氛自然而然地形成,讓人一進劇場就迅速融入到環境中。在演出過程中,燈光效果也十分酷炫但又不至于過于刺眼,讓人感覺舒適,也很有利于營造氣氛,就像射日片段中恰當的燈光變化成功塑造了激烈的戰斗氣氛。其次是道具,其中十分有趣的便是十個太陽的制作,它們小巧玲瓏,給人一種親切感,配合上演員萌萌噠的表演方式,讓人忍俊不禁。服裝也同樣富有特色,既富有美感,又直接地表現出人物的性格。同時,巧妙地運用了黑匣子的每一處可利用空間,并用燈光營造出不同的效果,就像最后拿著弓箭的后羿逆光面向觀眾,給人一種威武有無所畏懼的高大感。

《故事新編》基于遠古和歷史,他是魯迅先生對新舊小說的當下反思,是魯迅先生對古今交錯的時代重塑,是神話,傳說及史實的重新演繹;《山海經傳》,它是高行健先生對全能戲劇的破新立舊,是高行健先生對所謂鄉愁的終結,是散佚的神話碎片的重新歸置,理順成為相對完整的譜系。今日,兩部作品通過全新的方式混搭在一起,讓第一次接觸混搭風格戲劇的我們對此產生了深厚的印象和濃重的興趣,就像導演所說的:這樣的戲劇會存在很多的不足,但是希望大家讓身邊更多人來接觸并了解。相信這種全新的表演方式會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和喜愛。同時也讓我深深感覺,在上戲這樣一個青年藝術家的孵化平臺,沒有什么形式是不可能的,沒有什么是上戲人不敢嘗試的。(文:李奕緣  圖:朱子韻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