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人也能好好的――評2013級導演系原創話劇《不要擔憂》

發布時間:2016-11-25作者:訪問量:44

“爸爸媽媽我好想你們”這一句簡單的話語映入舞臺的屏幕上,毫無保留地讓觀眾感受到留守兒童內心深處的思念,13級導演系原創話劇《不要擔憂》是一次全新的原創體驗,他們不局限于外界對留守兒童問題的不完全報道,于是采用了“田野調查法”下生活采風,繼而整理、結構出劇本,整整花費了一年零一個月,試圖通過這樣一種全新的戲劇體驗呈現給觀眾不一樣的留守兒童的真實故事。

故事講述的是一群大學生來到安徽山區的版書小學探訪留守兒童,他們帶著各自的好奇與期待,深入到當地的留守兒童的家庭,發現了很多質樸而又溫暖的故事。十一歲的周宇航終于盼來了自己許久未見的母親,卻不知道如何開口,航航喜歡釣魚,因為她說等到她釣到最大的那條魚媽媽就回來了,久未歸家的母親抱著新生的妹妹令航航更加疏遠,而當母親替航航穿上新買的紅格襯衫,航航感受到了母愛的溫柔,此刻母女的心交融在一起。被爺爺寵愛至極的張曉云,心里似乎藏著一個難以打開的結,曉云忍受著被媽媽拋棄的痛苦,終日陪伴的小狗卻被大卡車碾壓致死,他每日的笑容背后隱藏著這些悲痛的秘密,秘密卻又是打開他心房的鑰匙。沈家兩姐妹,一個九歲一個八歲,詩婷生活在父母身邊六年,而妹妹詩航很少與父母相見,她們不同的經歷讓兩人對父母的理解截然不同,姐妹倆因此一直吵架,但當她們聽到可以和父母打電話的時候,吵架的姐妹一言不合就和好,這都源于對父母無限的思念。四年來獨自走過漫長山路的顧宇,十一歲的他又因為三個大學生的貼心陪伴開始不再害怕,一路可愛的動物們用叫聲同他“聊聊天”,爺爺奶奶的無私疼愛讓他漸漸忘卻缺失的父愛和母愛,最后一張全家福成了他對家最后一點溫存。三個大學生一路探訪,發現了孩子們更多的故事,同時他們也在這趟旅程中思考、收獲。這是一次基于真實的創作,劇中七成以上都是主創人員們真實所見所聞的記錄與整理,這劇中沒有過多戲劇性的情節和人物語言,這一切真摯的親身經歷給我們觀眾的心靈帶來了撞擊。

獨具匠心的音樂設計直接表達了留守兒童的樸實真摯的情感,貼切地帶動了整場戲的節奏。當孩子們聽到熟悉的下課鈴聲,歡快的配樂恰如其分地渲染了孩子們下課的心情,他們肆意地追逐打鬧,銀鈴般的笑聲回蕩在整個劇場。當導13全體人員飽含深情地唱起了原創童謠“不要擔憂別擔憂,我一人也能好好的,只不過這夜晚有些想你,想完你我就去睡覺,你們呀不要累著了。”在場的所有觀眾們真真切切被打動了,劇場的每個人認真傾聽這著留守兒童生活的孤單不易以及對親人無盡的不舍與思念。整場劇于導演而言就是一首童謠,帶領每一位進入劇場的你和我,回憶了自己的童年成長,我們曾面對著數不盡的成長的煩惱與挫折,但我們卻努力告訴自己不要擔憂,孩提時代的我們用歡笑去面對這一切,不要擔憂的是,所有的“樹苗”終會長成“參天大樹”。

本劇的道具設計尤為引人注目,盡力還原著真實的場景。臺上掛著的書包、身穿的校服彌漫著童年的氣息,五顏六色的小風車象征著留守兒童渴望的多彩童年,風一吹,五彩的風車轉動起來,使整個舞臺布景變得靈動和豐富起來,孩子們的步伐隨著轉動的風車輕快起來,調動了臺下觀眾的情緒。身著蓑衣的稻草人是顧宇歸家的希望,于顧宇而言,稻草人更似一位故人,從清晨到傍晚,從春夏到秋冬,稻草人默默地等待著顧宇回家,顧宇依賴著稻草人,愿意傾訴他心中的苦悶與歡樂。

劇中的最后一幕所有的演員背對觀眾而坐帶領我們一起回顧探訪安徽地區留守兒童的畫面,一張張照片刻骨于每個人記憶的深處,源于同情,源于感動,戲劇本身所帶來的不僅是眼淚與感動,還應當有笑容與思考,這部劇的創作過程對于所有演職人員來說就像劇中主人公走過的迂回彎曲的山路,充滿著挑戰,有困難壓力也有歡笑希望,卻真真實實地見證折彼此共同的成長,感謝《不要擔憂》讓我們看到了戲劇與人生的真實的感動。(文:曹琛揚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