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這一場人類的自我斗爭――評2014級戲劇導演MFA畢業作品《紀念碑》

發布時間:2017-03-27作者:訪問量:39

 

 

 

201732219302016年度研究生創新計劃A類項目、2014級戲劇導演MFA畢業作品《紀念碑》(話劇)在華山路校區紅樓黑匣子劇場進行了本輪最后一場演出。觀眾觀戲熱情高漲,坐滿了整個劇場。

《紀念碑》是加拿大劇作家考林·魏格納的作品,該劇1995年在加拿大首演,1996年該劇獲得加拿大總督文學獎,這次由2014級戲劇導演MFA紀欣怡執導重排。本劇以戰爭為背景,講述了一名母親在尋找包括自己女兒在內的23名被奸殺的少女的尸體時,“意外”救下了一名即將被處死的敵方士兵。互相敵視的兩個人被迫在戰后荒蕪的廢墟上的共處。兩人的對弈和煎熬發出了直擊人性的靈魂拷問。

在全劇的開始,死囚犯斯特克被捆綁在電椅上準備迎接死亡。人們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但似乎他的話卻總是透露著那份無法消弭的戾氣。不是他不善,人之將死其言也真,是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人們在戰爭中失去了秩序,最容易的方式就是執行命令,就是隨波逐流,只聽從自己可憐的動物本性。這有錯嗎,這其實并不僅僅是他的錯。只是他在戰爭中活了下來,被對方俘虜了,被查出了曾經犯下的奸殺罪行。真正犯罪的人其實是每一個參與戰爭的人。于他而言,死并不可怕,因為活著也不知道要干什么,總是喝喝啤酒,想想那事兒,甚至是從集中營中拉出幾個女人來羞辱,最后把她們拖到樹林里殺掉。

在女人梅佳解救出斯特克之后一直對自己的身份嚴格保密,只告訴斯特克他欠下了巨債。戰爭留下的荒蕪中需要斯特克重新耕種,但是他最終需要面對的是已經死去的23個女人。在整個過程中,斯特克被梅佳扣上了一副枷鎖,其間受到了“莫名其妙”的鞭撻,從他的身邊奪走唯一的生靈(兔子),讓他飽受精神的折磨。這個時候的斯特克重新被喚起了人性最本真的意識,他開始后悔自己過去所做的事情。梅佳是一個重新站起來的女性形象,她是為了愛而做出這一切,但與斯特克的交流卻讓她發現自己也可以為了仇恨而不顧一切。兩人都陷入了深思。

全劇的敘事節奏緊湊,事件從一而終,但同時使得導演的難度加大,在并不長的事件中充分表現出人物的內在思考。從解救到束縛,再從束縛到釋放,看起來動作的發出者卻可能最終陷入被動,這就是這部劇在編劇內核上的精妙之處。沒有對錯的現實,卻依舊殘酷。

導演在舞美和舞蹈方面下足心思,盡量將舞臺呈現變得簡單卻可以有多元化的理解。舞臺被厚厚一層的紙屑所覆蓋。舞臺中后方有一塊呈菱形放置的可拆卸物塊。它可以充當諸多物件。演員們也用盡可能多的肢體語言,配合著音樂去展現語言之外的意蘊去豐富舞臺。當象征逝去的美好生命的白紗被緩緩吊起,梅佳的周身被纏繞而站立的時候,一座用人的靈魂灌注的紀念碑已然矗立。

這不是一場種族之間的戰爭,而是一場自我的斗爭,每個人類都會經歷的戰爭。今天,我們看穿了真相,便會無法阻擋地繼續下去。為此,記得立下一塊紀念碑!(文:施敏學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