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戲有戲】SPRING AWAHENING――評《春之覺醒》

發布時間:2017-05-18作者:訪問量:936

       放縱是青春的迷幻劑,自由卻是人們的天性。

      
這是一部被禁演八十年的作品,性焦慮、強暴、自殺、墮胎的往往避之不及的話題都被集中在這里有血有肉的被展現出來,飽受爭議。改編自德國劇作家法蘭克?魏得金在1891年創作的同名作品《春之覺醒》,講述的是在觀念及其保守的十九世紀的德國,少男少女在青春期的迷茫和躁動,并在自我探索的過程中確立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2007年該劇被Steven SaterDuncan Sheik以搖滾音樂劇的形式搬上了紐約百老匯的舞臺,結果大獲成功,在當年的托尼獎頒獎典禮上榮獲最佳音樂獎、最佳詞曲創作、最佳音樂劇劇本、最佳音樂劇男配角等八項大獎。
      
十四歲的青春少女溫德拉猜想著“小寶寶從哪里來?”,十四歲的少年梅爾齊歐在無聊的拉丁文課上打斷老師的指責為好友辯解,因為剛剛進入青春期的莫里茲無法適應自己身體和心理的變化無心學業……正值青春期的他們對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都不可思議而又充滿疑惑。
      
懷孕、性渴望等等敏感的話題似乎是這部劇與生俱來的吸引力,但其真正想要表達的又怎么會緊緊是這些浮于表層的視覺沖擊呢?
      
莎翁和古希臘神話的沉淀讓其有了更動人的一面。Melchior Gabor,最愛讀浮士德,他是唯一敢于追求真理并且與他所不認同的世俗觀念對抗的勇士。Moritz,小文章里對生殖器栩栩如生的描述讓他越陷越深,睡夢中的藍色長筒襪讓他無法自拔,耳邊回響的天使低語讓他神魂顛倒。Hanschen,當他關上房門,把手伸進浴袍準備迎接快感時,“今夜你祈禱了嗎?”這句喃喃自語來自《奧賽羅》中奧賽羅殺死妻子苔絲德蒙娜的場景。
      
這不是第一次在國內上演這部作品,作為15級音樂劇表演的期中演出劇目,而在演員的編排上有很大的突破,多人任一角,一人任多角,給觀眾一人物群像展覽的視覺和聽覺感受。整個舞臺沒有特別的布景,僅僅是兩列椅子在舞臺兩側,演員在此準備著隨時上臺,將舞臺的幾何構型的不同變換運用的淋漓盡致,對角線、圓形、幾點零星等等,青春洋溢的演員對角色的詮釋更是使得整個演出熱情四射。演出保留了英文演唱的形式,不僅更有益于細膩情感的表達也保留了原版的完整性。從《Ma ma who bore me》到《The bitch of living》到《The word of your body》分別表現了其最初對性的好奇和初探到被壓抑的無奈的發泄到最終的自己意愿與傳統觀念的徘徊路口的糾結。音樂增色是整個作品的主軸也是亮點,既推動情節,又表達出說不出口的人物內心以及蘊含其中的作者的話。
      
這是發生在十九世紀德國的一群年輕人身上的故事,反觀中國,我們的性教育是不是也如溫德拉的母親一樣什么也不講只是一味的禁止呢?在這種逃避性話題的觀念之下青年們只能自己莽撞的探索,這必然引發一系列可能對其一生都會造成影響的傷害,未婚先孕、性侵犯、自殺等等這些戲中的青少年們的命運也無時無刻不在我們身邊上演。可見正確的價值觀和性的教育和引導對羽翼未滿卻想到處看看的孩子來說尤為珍貴,哪怕能喚醒一位家長、一位老師、一位領導者,這部作品也是極有價值和意義的。
      
      
地球揮動著谷子的波浪
      
蟬鳴的合唱像是在哀悼
      
所有人都將知道這紫色夏天的奇跡

                                                              
(文:16戲文 張晨旭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