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戲有戲】口不應心真蠢貨――《蠢貨》劇評

發布時間:2017-05-18作者:訪問量:617

獨自悲聲守寂寥

一朝郎君去,百日守空靈。冷清清正值風華之時,無奈突然喪父,大好時光轉瞬即逝,獨自空守著一片薄產,一匹亡父坐騎,以及一塊端正肅穆的靈牌。
      
自此,她穿上孝衣便不再脫去,終日以淚洗面,祭奠夫君成了每日必行之事,以至于過了整整三個月,家中靈堂仍未撤去。

 這是根據契訶夫同名獨幕劇蠢貨》改編的實驗京劇,并不能否認的是兩個作品的故事框架是一致的,但其中所表達的內核卻都恰如其分的體現了中國傳統思想的部分內容,易于被認知和接受,因而像是made in china.難道壓抑著冷清清內心火熱的情感的“節婦從一”的貞潔觀不是在古代被奉為的社會準則?亦或是兩人擦出激烈火花卻依舊羞于表達的緣由不是古代對寡婦再嫁的異樣眼光?仿佛這顆種子更適合生長在中國戲曲的土壤里,當然這也離不開嚴絲合縫的改編給予它適宜的光熱。
       
皮影、京劇、喜劇,看似毫不搭邊的幾種獨立的藝術門類在這部作品中幾局跨越性的但卻巧妙的融合起來,靈感源于迪士尼中天使與惡魔形象的皮影小人兒為我們講述且一同觀看了冷清清與何太急的愛情故事,氣若幽蘭的唱詞展現了冷清清與外在表現完全不同的內心世界,喜劇元素層出不窮,別具一格。

 

何人在門外扣指忙

       直到有一天,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破了這一切,隨之而來的,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前來要債的何太急看似帶來了危機,實則為這個黑暗寂寥的家和女人吹來了一陣春風。

蠢貨是典型的契訶夫式的俄國生活輕喜劇,其喜劇性大多存在于潛臺詞當中,韻味深厚人物關系的變化微妙風趣幽默,這一特點并無由于京劇這種傳統的藝術形式的承載而顯得呆板枯燥,而在著名喜劇人夏天珩老師的手中被賦予了新的“幽默”生命:兩個皮影作為旁觀者對男女主人公的評價中用盡當下時代熱詞與熱點,“一言不合”、“整容”、“女人最怕卸妝”等等,在恰當的情節和一定的情境下的運用總能給觀眾帶來驚喜;點頭算本身在戲曲中就是滑稽的丑角設定,逗樂觀眾像是它生來的使命。臉上涂白粉身高減一半在視覺上可愛十分,在促進兩人關系進一步接近的行動中也盡顯風趣;何太急發現冷清清表面貞潔內心思春的“紅手帕”,竟童真的唱起丟丟丟手絹的片段;兩人矛盾激化要比劍時慢動作的處理方式有趣且具有現代氣息。

久積洪水開了閘
       
二人交目,他看到了她一抹粉黛之下那顆火熱欲出的心……

       “不不不,你走吧。”
      
“告 辭!”
       
“不不不,軍爺,去哪呀。”
        
一個口是心非,欲擒故縱的羞澀的女性形象躍然紙上,被譽為“天下奪魁”的西廂記中鬧簡一節中崔鶯鶯的表現與其異曲同工。看到紅娘拿來的載有張生消息的簡書急切想看到的內心卻用“顛來倒去不害心煩”的言辭行動來否認。冷清清明明想要何太急留下卻幾番推搡讓他走,可見她堅守貞潔還是追求愛情的矛盾心理。
      
點頭算不理解冷清清心意之時,冷清清罵他為蠢貨。何太急理解冷清清心意之時,冷清清依舊罵他為蠢貨,究竟誰是蠢貨?難道真是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像冷清清父親一般照顧她的點頭算?還是對冷清清怦然心動明確表達愛意卻被拒絕的何太急?實為在愛情將臨時還死不承認的冷清清。羞于表達出真實內心的她難以被人理解,當他人無法確切的讀懂她時,就被冠以“蠢貨”之名,殊不知,自己才是真真正正的蠢貨。

       
從此時光慢,攜手渡船月缺終會圓。(文:16戲文 張晨旭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