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戲有戲】馴妻不馴情――評京劇《馴悍記》

發布時間:2017-05-22作者:訪問量:1612

 

 

 

五月十七日至十九日,京劇《馴悍記》于端鈞劇場進行了為期三天的演出。

京劇《馴悍記》改編自莎士比亞著名同名戲劇,套用“戲中戲”講述了閻老爺膝下有二女,長女為大名鼎鼎的“悍婦”閻大喬,二女則是出了名溫順聽話的“乖乖女”閻小喬,前來閻府給小喬提親的人家踏破門檻,而大喬遲遲嫁不出去。閻老爺為大喬婚嫁擔憂,甚至放話:大喬嫁不出去,誰也別想來娶小喬!直至有一天,武將魯思前來向大喬提親。閻老爺一天之間,把大喬小喬雙雙嫁了出去。大喬和魯思在兩人征服與被征服的過程中,最后獲得了一段美好的姻緣。大喬被馴服成一位賢妻,而小喬婚后變得刁蠻任性,但不管怎樣,兩姐妹都找到了自己的好姻緣,皆大歡喜。

變溫順?

相比較西方戲劇的情節緊湊,京劇《馴悍記》刪繁就簡保留了大喬從悍婦被征服成賢妻的主線。但就其被征服的內容上來看,總是透露著男權主義的色彩。提起劇中包含的男權主義就不得不與原作者莎士比亞相聯系起來,從莎翁的作品來看,他是位偉大的人文主義者,也是位十足的大男子主義者。他肯定男性的社會統治地位,擁護以男性作為統治階級來規范女性,對于女性,似乎“脆弱”“順從”是女性群體的全部稱謂。這樣一部男權主義占上風的作品放在恪守三綱五常封建秩序的中國古代的背景下無疑是完全合理的。大喬姿色不凡,又精明能干,還能協助家里打理賬務,完全符合現當代婆婆挑選兒媳的不二準則,這樣的大喬似乎比只會在閨房穿針引線的小喬更討人喜歡。然而她火爆任性的脾氣害得無人敢上門提親,這樣的局面是大眾的選擇,也是在封建體制下的必然結果。從這樣的角度來看,西方戲劇落足東方的傳統“戲曲程式”有了更加自由、創新的表達方式,既不落窠臼,又合理改編嫁接。

撇開男權主義,大喬變溫順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便是魯思的“馴悍法”,一場愛情拉鋸戰。愛情講究你情我愿,大喬初遇愛情,迎親曲演奏了三巡,不見新郎官,大喬卻一反常態沒有發作脾氣。父親眼中新郎官的衣著寒酸在大喬看起來那是為國盡忠的不拘小節,魯思濃厚的男子氣概一下子俘獲芳心,大喬一下子從悍婦成了嬌滴滴的深閨女子,或許這就是男女之間化學反應的神奇之處吧。在愛情里,眼中的月亮是太陽,太陽便是月亮,又有什么錯呢?

 

變刁蠻?

小喬從聽話溫順變成刁蠻任性,對她本人來說是性格上的反轉,對整部戲而言也是封建統治的顛覆。小喬的這一人物性格的轉變,又讓京劇稍微有了現代的溫度,它讓觀眾跳脫出對戲曲本身的歷史環境中封建秩序的認識、了解到女性屈服于男權統治并不是這部戲的主旨意義,而是將所表達的主題再次拉回到了男女愛情本身。

顧仁美乃是富家公子哥,婚后對小喬自然是萬分偏愛,這樣一來,既沒有姐姐大喬的壓制,又集千萬寵愛于一身的小喬自然變得嬌縱任性起來,然而這種嬌縱并不夸張。正所謂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又所謂小作怡情,大作傷身。顧仁美在可以接受的程度下承受著小喬的小作,那么小小的刁蠻任性就可以權當作婚姻生活的調味劑。

大喬小喬一正一反的性情轉變產生了喜劇色彩,形成的鮮明對比和反差也給整部劇帶來了出人意料的戲劇效果,臺上的每個人物都愈顯可愛起來。

 

從大喬小喬身上可以看到,溫柔和任性是戀愛中女性的A面和B面,這兩面是共存狀態而不互相抵制。如水般柔軟是女性的魅力,而像鹿般精怪是女性的可愛。

(文:陳宇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