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戲有戲】當代越劇的創新――評《十二角色》

發布時間:2017-05-25作者:訪問量:1686

根據美國電影《十二怒漢》改編的當代越劇《十二角色》是上海戲劇學院13級越劇首屆本科班近日公演的畢業大戲。

《十二角色》巧用“戲中戲”的戲劇結構,十八名越劇本科班演員即將畢業,面對未來,他們各懷心思,或憂慮、或振奮、或猶疑……為準備最后一門《角色創造》課程的考試,他們改編了《十二怒漢》,在其中飾演十二名陪審員,討論一樁殺人事件,決定被告的生死。這是一樁一級謀殺案,一名男孩被指控殺死了自己的親生父親。十二名陪審員從一票無罪到全部無罪,眾人心里的天平逐漸傾斜。陪審員在此過程中不僅是在論證案件,更審視了自己。他們帶著不同的生活背景,將自身的情感投射在案件中,折射出整個社會的貧富差距、家庭矛盾、狹隘排外等諸多社會問題。最終,他們戰勝了自己,學會尊重生命。

西方文化的生成品《十二怒漢》改編成中國越劇有難度是一定的,西方的陪審機制代表著理性,給劇中增添了哲學思辨的元素;而中國戲曲以抽象寫意見長,強調意境的渲染,更注重感性的情感世界。理性與感性相碰撞,會是怎么一種樣子?編劇利用“戲中戲”的結構,巧妙規避了改編的種種困境,極大程度地保留了《十二怒漢》的劇情,催人不斷反省深思,又用越劇不同流派的唱腔共同演繹,增之清幽婉麗、靈動秀美之氣,既是主線清晰的“一枝獨秀”,又是越劇各唱法流派的“百花齊放”。

當代越劇《十二角色》比起傳統越劇的最突出的特殊性便在于服飾的改變,演員們脫下了繁復冗雜的戲服和精致華美的飾品,不論男女都穿著白色T恤、黑色單褲,腳蹬簡化的玄色快靴,看起來充滿現代感。這一服飾的變化既契合美國電影改編中國越劇的特殊的時代背景,也符合學習越劇的學生們平時練功排戲時的情況。嗯,這很當代,跨越傳統的限制,接受中西方文化交融的成果,這讓我們不禁想象當代戲劇的空間會有多么大?還有多少可能性我們還沒發掘?

《十二角色》除了在舞臺上呈現出一場審判案之外,還表現了十八名越劇演員一路成長的心路歷程。由戲推及到生活,對演員們來說,四年在戲劇學院的學習經歷都是一場認識自我、看清生命的旅途。演員們在扮演角色的過程中,從最初的毫不在意、冷漠旁觀,到投入見解與思考,甚至聯系自己與現實,不斷發現自我,認識社會。他們在挖掘自我的過程中學會了思考,認識到角色的價值、演員的價值、甚至是人生的價值……這是《十二角色》的意義,也是成長的意義。作為畢業大戲,它也讓我們看到了舞臺上這一批最年輕的越劇演員的成長,他們正精神抖擻地迎向未來。(文:陳宇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