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吉普賽的杜麗娘――評跨界舞蹈《女扇》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44

“如杜麗娘者,乃可謂之有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亦可生  。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湯顯祖在《牡丹亭》的題詞中這樣寫道。

    杜麗娘作為古典戲曲中少有的少女形象之一,她對愛情執著地追求和對禮教地徹底反對,在古代文學史上叛逆女性的畫廊中是最前列的。但即便如此我們也不敢想象,當杜麗娘跳起弗拉明戈將會是一種什么場景,可舞蹈《女扇》做到了!

 

 

《女扇》創作于2016年這一特殊的年份,2016年恰逢湯顯祖、莎士比亞、塞萬提斯三位世界文化巨匠逝世四百周年,也這是再這契機之下《女扇》應運而生。全劇以中西文學大師湯顯祖之《牡丹亭》與塞萬提斯之《吉普賽姑娘》為本,以“昆曲”和“弗拉明戈”表演中共同的道具——扇子引出兩個不同的女人、兩端纏綿且浪漫的相遇,交疊不同環境語義下的“情愛觀”。

 

全劇共分為《中曲》、《西舞》、《合樂》三個篇章,配以多媒體導覽及學習互動,讓觀眾不止欣賞兩種非物質文化遺產,更能親身參與其中,體驗東西文化歌、舞、樂交融之精粹。《女扇》將中國昆曲與西班牙弗拉門戈結合在一起,讓《牡丹亭》在低沉婉轉的同時也能熱情外放。漢語的字正腔圓與異域語言的婀娜多情相互交融,《女扇》中的表演,每一分鐘都在傳達著跨文化

 

 

第一把扇子動搖纏綿,這是深閨夢中人;第二把扇子招攬風火,那時江湖豪放女;第三把扇子擺動清風,最是凡塵冷靜客。閱讀《牡丹亭》,享受文字的饗宴,穿越時空的生死之戀,不必借助現代科技,纏綿?麗,至情弘貫蒼茫人世,逶迤而來。

在演出中,最使人動容的就是當中國竹笛和西班牙吉他一同合奏之時,你絲毫感覺不到任何的違和,相反給人帶來的是更加純粹的精神美感。《牡丹亭》與《吉普賽姑娘》在那一刻合為一體,四百多年前,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文學明珠給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人們帶來了戲劇之光;四百多年后的今天,來自不同國家的戲劇愛好者將各自的明珠捧在手心,匯聚一堂。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歷史……諸多的不同在《女扇》碰撞出火化,讓跨文化戲劇愈發璀璨,光輝愈加閃耀。

 

 

昆曲的輕聲呢喃在向你我傾訴傳統文化的可親,弗拉門戈的熱情則是在邀請我們一同共赴文化的盛會!此刻,我仿佛看見一位來自吉普賽的杜麗娘正向我們徐徐走來。(文:楊子涵  圖:何嘉樂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