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我想要顆純凈的心”――淺評話劇《失心人》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43

在黑暗冷漠的時代,人們往往為了自身利益而漸漸不擇手段。于是,人心也漸漸變成了黑心,不復光明。

話劇《失心人》講的是女巫科絲來到小鎮尋找純凈心靈卻終歸失望的故事。因為今天看到的是劇本朗讀式的這部劇,因此也就不就表演做評論了。這部劇的主題其實很好理解——尋找人心的純凈。可以這么講,人心是絕對不可能完全純凈的,劇中也說道:“上帝給了人一張臉,人卻自己找了另一張臉。”人非圣賢,人欲光憑個人意志是難以完全克制的。而只要你有私欲,你就不可能完全無私,終歸會為了私欲做出一些所謂“不恰當”的行為的。本劇中鎮長、路德先生以及吉普醫生的行為也正是由私欲主導的,他們一個為了名,一個為了利,一個為了自己的兒子,分別都做出了傷害他人的行為。那為了自己究竟有沒有錯呢?沒錯,但他們獲得利益的手段卻是傷害他人,這才是他們人心真正污濁的點。

 

 

那么,這部話劇的意義究竟在哪里呢?很多觀眾會以道德批判的眼光來評論這部劇,實則不然。道德批判只是一時的標準,是歲月積累后的約定俗成,誰也不知道其是否真的合理。就好比我們現在批判“道學家”的封建,但那時卻又是正統。這部劇真正值得我們思考的,卻是劇中種種人物所體現的復雜人性。在那所謂的鉆石財寶誘惑下,人們露出了他們的本來面目。他們對科絲飛來橫“財”的嫉妒轉化為了掠奪欲,他們根本不認為這筆財產就是科絲的。于是,吉普醫生因救子要錢,路德先生借婚姻要錢,鎮長求政績要求,鄰家女借機插足,奧古斯也因此心生憤懣。這形形色色的人物像極了生活中的人,體現人心之無饜。人心是禁不得考驗的,這也就注定了科絲找不到一顆決對純凈的心靈。劇末的角色轉換實為妙處,不禁讓人反思,當不同的人處在相同的位置時,結局又會是怎樣?

今天現場演員的位置導演是按北斗七星的方位布置的,這是本劇值得稱道玩味之處。一是增加了劇本朗讀會的趣味性,更加美觀,引人注目。二是含義特殊,暗示了人物的關系與事件。比如:天樞位就是奧古斯,有愛情的內涵;天璇位是旁白,起連接的作用;而玉衡、開陽、瑤光分別對應吉普醫生、路德先生與鎮長,這是掠奪者也就是權勢的象征;至于尋找者科絲自然就在北極星這主位,便于劇情的開展了……這一安排著實巧妙,讓人對未來的完整版產生十足的期待。

 

 

不過,本劇還是有一點不足的——對白略顯空洞。讓人感覺演員們都在自說自話,沒有產生對話意識。而且這種情況下,一是語言的內涵性也就缺失,沒有可以深入探討的點;二是感覺每個演員的臺詞風格都基本一致,人物個性也就立不起來了。所以,希望作者可以再多加考慮不同的人物其臺詞的區別,畢竟優秀的語言對人物的塑造也是事半功倍。

正如劇中所說:“地獄里空空蕩蕩,魔鬼都在人間”,人心不凈是人類自古一大難題,其實我們又何必要去求那絕對純凈的心靈呢?百善孝為先,論心不論跡,論跡寒門無孝子,萬惡淫為首,論跡不論心,論心世上無完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黑暗面與光明面,但求光明大于黑暗,那也便足夠了。女巫科絲一直在尋找純潔心靈,殊不知但有這份尋找之心,那她就在往純潔心靈靠近。她也不必測試他人心靈現在是否純凈,而是應該引導他人心靈逐漸趨向純凈。只要人們內心光明大于黑暗,那她的愿望也便達成了。

 

 

不過不管怎樣,純凈心靈還是值得追求的。即使那是“烏托邦”式的幻想,也如燈塔一樣,給人們指明了一個前進的方向。

“愿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澈,凈無瑕穢。”(文:王俊杰  圖:張琬琳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