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評《饑餓藝術家》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1619

    新音樂戲劇《饑餓藝術家》,劇本改編自德國小說家卡夫卡的短篇小說《饑餓藝術家》,以饑餓藝術家為主要視角,刻畫了一個表演“饑餓藝術”,把自己關在籠子里絕食的藝術家形象。主要角色由一名喜劇演員擔任,附有樂團為整場演出配樂,樂器包括有長笛、單簧管、大提琴、打擊樂、鋼琴。樂手在演奏過程中同時兼有角色表演。因此,音樂在整場戲的作用不完全是負責作品配樂的聲音部分,而是貫穿于舞臺上的各個因素。每一個樂手任意轉換自己的角色,跳進跳出。

 

 

劇中藝術家仿佛因為一段愛的往事選擇開始這樣一種忍受饑餓的行為藝術。人們對待藝術家起初是好奇的,憑著絲毫無關藝術欣賞的獵奇心理去擁贊他。但漸漸的越來越多的人表現出失去人性最初的惻隱之心的去嘲笑、質疑、奚落、無視他。兩種觀點對立直到人們主動終止他的行為。不被理解的藝術家堅決地要求自己繼續饑餓下去。一個旁觀者,悄悄地走過去,給藝術家遞上了一頂小丑的帽子……饑餓藝術家的結局是沒有完成自己的藝術,餓死在牢中。藝術家希望著觀眾能夠稱贊自己的表演,觀眾盲目的稱贊;藝術家又覺得觀眾不應該稱贊這樣的表演,在藝術表演中他漸漸無法找到自己的初衷。

 

 

    在舞臺設置上,舞臺正中擺放著一個三角形“監獄”,上下交錯地由白色皮筋連接,這就是藝術家把自己囚禁進行藝術表演的地方。整場戲運用了很多現代劇場新元素,如三角形監獄里掛著一個可移動的攝像機,實時攝影直接將影像傳導在舞臺上放置的電視機屏幕上,以黑白電影的方式讓觀眾可以更清晰的看到舞臺上發生的事情。這種直接觀看和間接觀看方式的融合,形成了加倍的效果。戲開場時還有一絲浸入式戲劇的意味,戲劇情節是路過的觀眾紛紛和“饑餓藝術家”打招呼、合影,像看珍奇動物一樣圍觀他。這個片段,沒有采用舞臺上演員表演的方式,而是由演出人員邀請現場觀眾上臺,通過引導,自然的形成觀眾新奇的圍著“藝術家”并與他互動的預期效果。甚至有一些觀眾主動要求和臺上演員合影,整個畫面十分逼真,產生了幻覺感也增添了一些儀式性。本劇的另一大特色是多媒體預設視頻的播放,由真人提前錄制好的“藝術家和愛人的回憶”和做為背景環境切換的極具藝術效果的鉛字簡筆畫,都使戲劇內容和表現形式上大大的豐富,極大可能的以更多手段表現更多內容。將動畫、圖書、電影、音樂會多種表達方式銜接融合在一起,呈現出了眾多層次感的立體舞臺意境。(文:吳越揚  圖:王家恩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