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心理沙盤――觀《空盒游戲》有感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1036

潔白空曠的舞臺上放著一盒沙,舞臺上方低垂的是灰白交織的天幕,似漩渦,也似云圖。藍色的光給人沉靜之感,這樣的舞臺猶如一只空盒,等待劇中人的的演繹。創作者與觀演者將在這里共同構架起一組真實與虛擬的關系,現實與夢想共同交織出的將是潛在的個人意識,這場空盒游戲,折射出的是深藏于每個人潛意識中的心理沙盤。

舞臺上,在他們的空盒中,充滿著來自都市叢林的喧囂和孤寂,他們渴望突破交流的壁壘,面對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墨守成規卻又期待改變的他們,開始在屬于自己的空盒中擺下第一件道具……三個故事,三段自我,當盒子被打開時我們會看見什么?

本劇不僅從視覺上折射現實,更用戲劇沖突配以極致的燈光舞美進行了更契合現代人狀態的心理描摹——第一個故事的內核是人與社會。當人有了各種各樣的負擔,會覺得疲憊,但當逃離枷鎖后,又覺孤單。舞臺上,演員被白色的布帶牽扯,他疑惑,他憤怒,他反抗——他渴望逃離這種束縛。可最后卻在那一根根白色布帶的的引導下慢慢的舒展身體,旋轉跳躍,擁抱一根根羈絆。這是因為他發現這些束縛也是溫柔的牽絆。人有時需要通過社會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因此這些羈絆便變為了情感的延伸。在溫柔的禁錮中,我們能做的就是在禁錮里盡可能地張開自己,重新審視這段關系,在這個過程中實現自我救贖。

第二個故事以女性視角講述了愛情。故事的主人公憧憬愛情,卻也為情所困。舞臺上的她被困在透明的牢籠里——和她的愛人,他們以同樣的節奏晃動身體,音樂的節奏越來越快,晃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地上的沙粒飛上了他們的衣裙。女子抓起彩色的沙粒向男子身上拋灑,涂抹——這是無疑對影響、改變和控制的隱喻。隨著衣衫的色彩愈來愈重,音樂節奏也越來越快,男人的動作從閃避到反抗,最終他一把脫下沾滿顏色的衣服,丟向了她的頭頂。燈光漸漸暗了下來,在透明的牢籠里,只留下了她一人。導演還用戲曲的《蒹葭》結合肢體的語言來講描繪女性心中如戲曲中的如良辰美景的理想愛情觀,戲曲演員的每一次眼波流轉,低眉淺笑都是她的心理沙盤最真實的寫照。

第三個故事講述的是人與自我。臺上的演員負這著白色的盒,表情麻木,佝僂著背,無意識的前行,這表明很多人都在麻木的狀態下消耗自己,做著無意識的前行。本劇還通過對盒子永無止境的機械性擺放來表達沖突和情緒,體現當代社會中,都市人的焦慮感、傾訴無能,這種種讓人感到無奈,但卻必須直面的狀態,但最后燈光漸漸由陰郁的暗黃變得柔和而明亮,被機械擺放的木盒也被組合成了各種形狀,用燈光投射上代表自由的鹿與獨角獸,也許現實我們的焦慮無處傾訴,但我們可以找到更溫柔的方式彼此取暖。

在這一場空盒游戲中,每一個沙盤都不可重復,每一個沙盤,都是潛意識心靈故事的寫照。(文:何欣怡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