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寂靜下暗流涌――評現代舞《寂靜之上》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687

    現代舞《寂靜之上》,編導鄭杰。作品“寂靜之上”,以“獨處”、“人非孤島”和“三人成眾”三種狀態展示人類境遇的復雜性,源于東方美學里對“寂靜”的理解——靜非不動,靜是一種相對的、總體趨于平衡的微妙狀態。而舞蹈所帶給觀眾們的也如此,表面波瀾不驚,實際卻又蘊含著極大的能量和劇烈的對抗。

 

 

    演出的意境設置的格外別致,整個舞臺彌漫著煙霧,在燈光下舞臺環境便顯得格外柔和朦朧。燈光布置的明暗也有所考究,沒有哪一處是通明也沒有哪一處是沒有被顧及的,使演員在舞蹈中人的光影呈現充滿藝術感。銀色的枯樹做為一個意象,向上伸展的形象常常和樹下的舞者姿勢一致,畫面構圖尋求著一種平靜的和諧。遠景的雪,也是門外的雪,將舞臺仿佛劃分為兩區,演出區域是枯樹,像是室外,望向門外的雪,又好是從屋內向外眺望似的了,為觀眾留下了極大的再加工、想象的空間。

 

 

音樂的設計也不得不提及,由起至終,算是愈強。從單一叮咚的木魚到逐漸加快的鼓點、結尾處略加激烈的笛聲。始終是充滿東方韻味的,還有一些空靈的宗教色彩。正如本劇介紹中說道的,這是一個浮躁的年代,人們大多繃緊神經,患得患失,焦慮不安,不知如何在快節奏的生活急流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平和的應對周遭。開頭,像是編者故意設置的,每個演員只是在臺上單純的漫無目的的走路,遲遲沒有帶給我們像往常舞蹈表演中單刀切入式的直抓眼球、驚心動魄。演員隨著鼓點踱步,加入中國戲曲表演藝術中旦角的走路方法。快而不上下顛簸,慢又行動自如。

 

 

舞臺是一個白色的平滑大平面,演員可以在之上方便隨意的滑動,也可以更好的展示動作。舞者無時無刻不在被兩種相反的力量來回拉扯,身體舒展,時而扭曲。如同在走平衡木,經過斗爭、糾結后豁然開朗。雙人多人的齊舞像是與自我和解、與外界打通,與萬物相連。整場舞蹈表演的氣氛是陰森凄冷的,正如,寂靜之上,四個女舞蹈演員在我心中時是深山寺院中被遺忘的僧人,時是荒野平原中的孤魂野鬼,或是幾個久久不愿消散的幻影。無法踹測,但無一都留下深深烙印在心里。(文:吳越揚  圖:王家恩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