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喚醒我們的記憶與夢境――評話劇《消失的記憶》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1117

昏暗的房間,擁擠的座椅,暖黃色的燈光,演員色彩鮮明的服裝,朦朧的噴霧,背景屏幕上是手持攝像機的畫面……這便是話劇《消失的記憶》帶給觀眾的第一感覺。

伴隨著幾位演員輪番歌唱,話劇開演了,燈光也轉化為了冰冷的藍色燈光,撐著破傘的女孩兒向拿著紙箱的女孩兒傾訴自己的夢。此時的我們和他們,都已經我們看到的分不清到底現在是現實還是夢境……戴著墨鏡的男人在偷拍她們,畫面投射到屏幕上,營造了神秘感,同時又暗指了人們心底深處的偷窺欲。女孩兒開始了自己的敘述。她所指的影子先生,其實就是我們自己的夢境,每個人都可能會夢到一個人,可怎么看都看不清他的臉,這個人會帶領著我們,走向或是精彩,或是危險的世界。

 

 

下一幕,演員們在相互謀殺,他們謀殺的不是對方,而是時間、夢境和記憶。相互之間的謀殺打亂了時間,時間穿越到了200年后的世界。宇航員來到了一個小屋,討口水喝,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誰,自己出生于哪里,也不知道該去向何處。我們每個人剛誕生的時候,不也是這樣處于茫然的狀態?我們所認知的一切都是別人告訴我們的,我們的思想也是別人傳遞給我們的,如果拋卻記憶,我們也許也如此茫然。每一個人都由過去、現在、和未來組成,可當我們的記憶消失了,那么我們還會記得我們想要什么嘛?我們還會記得我們是什么嘛?我們還會記得我們將要去到哪里嘛?我想這個問題是無解的。

演員把攝像機隨機地給一位觀眾,打破了第四面墻,與我們互動。觀眾們之間相互傳遞著攝像機,形成了許許多多視角,而這些零零散散的視角,正是我們那么多人觀察世界的方式。演員們在臺上癲狂地舞蹈、唱歌,這樣的意識流的表達,恰好提醒了我,我們的世界原本就是應該這樣原生態的。正當我在思考時,穿紅衣的女演員喃喃自語道:“我們究竟有沒有錯?或許我們不知道對方的錯誤,于是沒有人指出……我們的世界也應該是沒有秩序的,但正是人為的秩序,使我們的世界,出現了對與錯的概念……”

 

 

這部話劇中,沒有完整的故事,一個個都是從我們的生活、文學作品中截取的片斷,這些片斷可能只是生活中的一瞬間,一閃而過,但是細心的人總會發現,并把它加工、放大,最終搬上舞臺。《消失的記憶》正是在拾取一個個片斷,將在我們生活中滑過的片斷,消失于我們記憶中的夢境找回,再呈現給我們。這些片斷可以發生在現在,我們前世,我們的前前世,甚至是五六百年后的世界。人物們都去過時間的盡頭,時間的盡頭是沒有時間,于是我們感受不到。這是一部以意識流的方式表達的話劇,乍一看并不能懂,但是其中傳遞給我們的豐富情感,其實是我們會不斷地在生活、夢境、記憶中感受到的——茫然、掙扎、驚慌……在觀賞演出時,仿佛身邊的人都消失了一般,沉淪于品味與回憶情緒的感覺中,我最終悟出,其實這些記憶都沒有消失——會被找回的記憶與夢境,都是暫時不記得而容易被的;而真正消失的記憶,其實我們根本無法自覺。(文:吳逸雯  圖:王家恩、陶逸帆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