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媽媽老師”的嚴與愛

發布時間:2011-07-11作者:訪問量:132

上海戲劇學院芭蕾舞教師朱美麗。

本報記者 張馳 攝

本報記者 徐瑞哲

上海市教衛黨委系統新近評出十大 “師德標兵”,“朱美麗”這個普通的名字排在第一個。這位今年66歲的一級演員,授課不用文字或符號,而是用漂亮的肢體語言,帶教出一個個芭蕾冠軍。她的嚴與愛,讓練舞的孩子們哭著或笑著叫她“媽媽老師”。

爭議學生“逼”成全國冠軍

這個夏天,上海戲劇學院舞蹈學院應屆生劉思睿畢業了,4個美國舞團向她拋來橄欖枝,而她最終挑了一個英國舞團加盟。很多人想不到,當年招生入院時,她是個受爭議的學生。

足型對于舞者,就如嗓音對于歌者。不少老師認為劉思睿的腳背存在天生缺陷,影響腳趾和小腿造型,不可能作為尖子生培養。芭蕾系主任朱美麗看她其它條件都很不錯,“也許可以把劣勢扭過來”。但有老師說,“這是骨頭上的事,不用費這份心了。”

朱美麗力排眾議招收了她,并把針對其腳部的訓練作為科研課題。她先學解剖學,研究足型結構,又找國外資料,看國外錄像,研發“芭蕾舞女班足尖基本功訓練”課程,帶劉思睿整整練了一年,其他老師看了后說:“好點了。”這句客觀評價,卻令朱美麗不開心。終于,有一天,朱美麗向劉思睿正式提出:“你轉行吧,去跳民族舞!”劉思睿一聽,眼淚刷地下來。其實,朱美麗知道這孩子要“激”,她經得起罵、吃得起苦,這也是她被看中的原因。朱美麗與劉家父母溝通后,這個普通家庭專門買來攝像機、照相機,每次排練、上臺,父親都到場為女兒攝錄影像。師徒倆一個畫面一個畫面地察看,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地分析,從哪個方向糾偏、在哪個力點加勁,只為在這雙不足的腳上跳出最完美的舞步。

第二年,很多老師開始詫異,劉思睿好像換了個人。全國“桃李杯”舞蹈比賽上,劉思睿連過三輪,到決賽前卻腳軟了。朱美麗急了,板起臉,孩子又被罵哭。比賽地沈陽恰逢大熱天,排練房里沒空調,站著也一身大汗。旁人勸朱美麗別太較真了,當晚就要決賽,這么練下去怕孩子扛不住。可朱美麗盯住那個最難的動作——一個拍子里轉三周,要求劉思睿一口氣做十遍,十遍中失誤一次便重來,直到連續十遍都通過。

劉思睿被逼出了極限,最后那個“十遍”出色完成,幾小時后,她奪得金獎,一戰成名。

每周六去舞房“媽媽”都在

朱美麗的嚴厲在學生中是出了名的,但這種嚴厲對人更是對己,她總和學生一起流汗流淚。根據舞蹈訓練規律,每次上課前朱美麗都要求學生做足準備活動,否則上課時容易受傷。為了不占用正式課時,她從教十多年來,堅持每天提前半小時進課堂,指導孩子們熱身。上課鈴一響,便轉入正課,不耽誤一分鐘。

不但如此,為彌補教學時間不足,朱美麗更十數年如一日,每周末給學生義務加課。周六一早八點半到中午十二點半,上戲蓮花路校區的舞房里,學生們總能找到朱老師。有個周六,朱美麗在加課時見一些同學在啃面包,當場提出批評。過了會兒,班長小聲說:“已經過兩點了。”朱美麗聽了一愣,趕緊看表——原來她眼睛有點老花,竟把時針和分針看倒了,將兩點錯當作十二點十分。想到孩子們竟已練了近5個小時,她哽咽著說:“對不起、對不起,大家趕緊去吃午飯。”這件事后,朱美麗就換了一塊大大的手表,防止再次錯過下課時間。

為了保證學生練功排演,朱美麗放棄過全國優秀教師出國休養機會,也放棄過上海市勞模去外省療養的機會,更是多次放棄國外藝術院校和團體的盛情邀請,多次放棄擔任國際芭蕾舞比賽評委的榮譽和酬勞。作為系主任,她不僅親身帶教兩個班幾十個學生,還要管理學院的國際標準舞專業。

如此之忙,她常常晚上9點半后才能比較舒坦地坐在電視機前,邊看上視《新聞夜線》邊吃自己準備的晚飯。而節目里的天氣預報她記得最牢,第二天“出早功”的時候,“媽媽老師”就會這樣向孩子們預報:“冷空氣要來啦,所有人明早一定戴好圍巾。”

稱職的老師不稱職的家人

朱美麗1960年考入上海市舞蹈學校練芭蕾,6年后畢業時正值“文革”。她加入上海芭蕾舞團,成為新中國首批芭蕾舞演員。但這種西洋藝術在這十年間只演了兩出 “樣板戲”——《白毛女》和《紅色娘子軍》,更沒有真正的國際交流與學習,20多歲的她實際上錯失了芭蕾黃金期。文革后,團里舞者青黃不接,朱美麗只能“頂”著不下一線。這一“頂”從1976年拖到了1994年,她不得不鄭重向上級請辭:一個40多歲的芭蕾演員不適合再跳主角了。

走下舞壇,走上教壇。朱美麗開始執教生涯,一直抱著這樣的夢想——把自己失去的黃金時光,在學生身上找回來,讓她們得到與國際同步的舞蹈教育,達到國際水平。朱美麗做到了——她培養的姚偉、方仲靜、張靜、朱潔瑩、劉思睿等人,在被稱為芭蕾界“大滿貫”的洛桑和赫爾辛基芭蕾舞比賽上屢獲大獎,各種獎項累計30多項。她本人也在三年一屆的全國“桃李杯”上,從第6屆到第9屆,四捧“園丁獎”。

“我是一個稱職的老師,但不是一個稱職的家人。”朱美麗每周只有一天留給自己丈夫、女兒和93歲的母親。不久前季節轉換,本就身體不好的丈夫因高血壓突發腦梗,因為朱美麗上課時不開手機,幸好女兒相助,才送進醫院搶救。而當天朱美麗竟然中午也忘開機,直到下午5點才知曉。“后來我陪了他整整14天,也許這是我當老師以來我倆最最親密的一段時間。”

女兒如今長大了,可她始終不能忘記,媽媽從小學到中學沒參加過一次家長會,甚至連大學畢業典禮也不來。那個上戲華山路校區的畢業典禮,女兒身穿學士服等著媽媽來合影,正在蓮花路校區上課的媽媽卻始終沒有現身。女兒回家后哭了,“人家家長都來的,我成孤兒了!”朱美麗無言以對,滿心愧疚,她只知道還有更多需要她的孩子。(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